首页> 文荟频道> 文学品读 > 正文

流芳还是湮灭皆在心中

来源:无花果物语2019-09-27 15:36

调查问题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

----由李蔚先生新编《曼殊妙跡百帧》面世想起

  作者:李汀

流芳还是湮灭皆在心中

  一

  2018年是曼殊大师离世百年,我收到了李蔚先生新编的《曼殊妙跡百帧》一册。李蔚先生八十七岁了,是老报人,《光明日报》资深编辑、记者。赠书前,他给我通了一个电话,告诉我为了编辑出版苏曼殊的这本遗画集,前后花了二十多年时间。最令我诧异的是,如此珍贵的稀世画集最终由李蔚先生自己出钱印制,仅一百本,且不上市营销,全部赠送给国内外的图书馆和友人收藏。

  用心、用情之重,直落在我心底,让我肃然起敬。

  李蔚先生问我,不知是否愿意留一本作为纪念?语间似有几分探试,流露出别让我感到勉强的疑虑。“太珍贵了!谢谢您能想到我,我觉得特别幸运和高兴!”------ 我心里这样想,也这样回答。

  不日后,快递寄到。细细品看,爱不释手。除却触碰心灵的欣赏与共鸣,还有绵绵不绝的回想。自然,这些意识流与“回忆前尘,恍如隔世”的曼殊大师有关,也与李蔚先生的交结有关。

流芳还是湮灭皆在心中

  二

  先说一段往事。34年前的1985年夏天,我也在《光明日报》当记者,报社派我去广东省采访,驻记者站大约半年时间。当时报纸的二版开辟了一个“祖国文化名人寻踪记”的专栏,颇有品位,是不少喜好文史的记者钟情的文苑。而李蔚先生那一段刚好在报社记者部值班做编辑,我发去的不少稿件都经由他处理。

  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尚无手机、互联网之类,没有“搜索查询”资料的便利。去广东之前我做了不少功课,有心要在完成时事报道外,再写几篇心仪的“寻踪记”。记得最初选项有唐宋八大家的韩愈、过零丁洋的文天祥等人,却无苏曼殊。

  在西北民院任教的父亲知道后,建议我追寻一下广东籍的“苏曼殊”。他说这个清末民初的文化奇才值得开掘一番,近几十年中颇受冷落,淡出人们视野。他还给了我一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82年出版的《苏曼殊小说诗歌集》,让我了解其人。

  于是,酷暑季节,我在广州小北路旧北园5号《光明日报》记者站潮热无比的宿舍里,身上涂着风油精,一边不停地摇着扇子,以防蚊虫叮袭,一边悉心阅读苏曼殊的小说与诗歌,一连许多天。

流芳还是湮灭皆在心中

苏曼殊僧装照

  苏曼殊?这个陌生人物一下子闯进了我的视野,从全然不知到怦然心动喜欢,也就很短的时间。曼殊大师一生短促,三十五岁辞世,但他奇特的命运和天才的文学、翻译、绘画成就,却如一束彗星划过,在近代史的天穹光亮耀眼。

  苏曼殊(1884-1918)原名苏戬,号子谷,一生坎坷飘零,性情怪诞,“无端狂笑无端哭,行云流水一孤僧”。他对出身讳莫如深,且流露“有难言之恫”;他三度出家皈依佛门,又摆脱不了红尘的眷恋,在出世与入世上挣扎,有着超人的洞见与彻悟,被称为“诗僧”、“情僧”和“革命和尚”。

  政治上,曼殊的爱国主义、旧民主主义意识强烈,投身反清革命,参加反对袁世凯复辟帝制和康有为保皇党的斗争,写出了一系列战斗檄文,甚至壮怀激烈地秘密参与筹划武装起义;

  文学上,他是二十世纪初为读者“倾倒一时”的南社诗人和小说家,留下了《断鸿零雁记》、《绛纱记》等脍炙人口的小说和百余首清新绝美、凄婉空灵的诗歌,其流行程度,鲁迅概括为“曼殊热”;

  他精通英文、法文、梵文、日文等多种语言文字,与严复、林纾一道被誉为清末“三大翻译家”,他第一次将法国作家雨果的《悲惨世界》翻成中文,还翻译过拜伦、雪莱、彭斯、歌德等人的诗歌,翻译过印度小说和诗歌;更有甚者,他开创性地从事过中华古诗的英译本编选和翻译工作,将《诗经》《木兰歌》《长恨歌》《采茶词》等和李白、杜甫、苏东坡、王维、孟浩然等名家诗歌的英文译稿,集结成册出版;

  在绘画上,曼殊尽显天才的创造力,四岁时就能“伏地绘狮子频伸状,栩栩欲活”,其后的画作清幽绝俗,“在画坛上独树一帜”,被画界称之“透逸之气,时人无能望其项背”……

流芳还是湮灭皆在心中  

《曼殊大师译诗集》汉英对照;1946年出版

  在那个夏天,正是带着探解曼殊大师人生之谜的强烈愿望,笔者开始寻找他的踪迹。根据柳亚子先生曾经考察曼殊身世的提示,我得悉曼殊的故乡在清末属于“广州府香山县恭常都戎属司百沥港良都四图五甲”,经百年岁月流逝,名称与隶属迭有变化,如今称之——广东珠海市前山区南溪乡沥溪村。

  当我来到珠海市文化局打听,惊喜地获知:当地文物部门不久前刚刚发现了苏曼殊故居,还未及清理修葺,也未对外公布,尚在申报文物保护单位。这让我异常兴奋!作为新闻记者,我感到不仅有幸赶上了一次探究曼殊之谜的极好机遇,也获得了一次几十年来首次对外披露“曼殊故居新闻”的最佳契机。

  在珠海市文化局唐振雄先生帮助下,我对曼殊故乡进行了采访,收获颇丰,令人生叹之处也很多,比如曼殊少时故居非常狭小,如今残垣断瓦,屋顶杂草丛生,几近毁圮,且村民中很少有人知道这里曾有过一位叫苏曼殊的文化巨人;再如,我接触到的曼殊宗族后人几乎不识字……。

  曼殊故居湮灭百年之后是如何发现的呢?采访得知,乃是海内外多位致力于曼殊研究的学者协同珠海市政协努力的结果,其中功劳卓著者数柳无忌先生(柳亚子之子、美籍华裔学者)和广东顺德教育局的马以君先生。

  马以君早年毕业于华南师范大学中文系,研究南社历史和苏曼殊作品多年,出版过《燕子龛诗笺注》。自1982年开始,他根据四十年代柳亚子先生致中山县长查询曼殊故居的信函及回复的线索,数次来到曼殊故乡,经调查考证,找到了苏曼殊的一份珍贵的家谱,发现了曼殊的故居。这些都得到了苏氏家族中高于苏曼殊辈份的苏华根、曼殊堂弟苏维禄之女苏绍惠(中山三乡平岚小学退休教师)等人证实。由此解决了苏曼殊身世研究中长期含混不清的问题。

流芳还是湮灭皆在心中  

《秋思图》初刊于1907年7月10日《天义报》第三期

  在马以君先生书房,我看到了六十多年来海内外出版的曼殊文集十余种、马以君和柳无忌关于“曼殊”的百余封通信,还有柳无忌先生寄给马以君的、包括柳亚子父子从事苏曼殊研究积累的十几大本资料。

  之后,“寻踪”稿很快写成。但稿件寄出后,心里仍然忐忑不安,我担心苏曼殊这个“久违了”的清末民初人物被不被编辑重视,或者由于评价不一,稿件被否。

  结果大出所料。李蔚先生迅速给我反馈,十分赞许,说我写了一篇很有价值的好稿。他认真编辑,字斟句酌,使文字更为精炼,更为扣紧主题,并商议后将主标题改为“访新发现的苏曼殊故居”。记得原来的标题是我引用曼殊的一句诗词,而“访新发现的苏曼殊故居”则是副标题,改动之后,标题的新闻性大大加强,主题更为凸显醒目。

  李蔚先生在扶持这篇稿件所付出的努力与热忱,超出了我的预想,令我异常感动。这篇稿件还得到了记者部张慕勋副主任和二版主编林凤生的好评,很快就刊登在1985年8月4日《光明日报》二版的显著位置。

  事后我才知道,原来李蔚先生对曼殊大师情有独钟,几十年念念不忘。而且正在筹备写作《苏曼殊评传》,为此,他还专门给我写信,让我再详述采访所获的更多细节。

流芳还是湮灭皆在心中 

《光明日报》1985年8月4日:“访新发现的苏曼殊故居”

  

  李蔚先生,大我22岁。1983年我进光明日报时,他51岁,头发已显花白。虽说我们是报社同事,互称“老李”、“小李”(当年在报社无论职务高低一律不称头衔)但他是我心目中敬重的前辈和老师。1979年《光明日报》恢复建立各省记者站(文革中被取消)后,老李是第一批选调进社的记者,担任青海省记者站长。此前他长期在青海省广播电台、电视台当记者编辑,并主持过省广播电台的宣传和电视台的全盘工作。

  起初在我的感觉中,作为老新闻工作者的李蔚最大的特征是正直耿介、有胆有识、眼光敏锐、笔力雄健、经验丰富。1984年他和陈宗立记者顶着巨大压力,不畏打击报复,连续采写了揭露青海省委及省公检法的某些人包庇杀人罪犯问题的内参稿,引起胡耀邦、邓小平等中央最高领导重视,导致案件重新改判,正义得到伸张,罪犯被执行死刑,渎职枉法者受到严肃处理。这件事在全国影响很大,为发挥新闻监督作用和新闻记者如何写好批评报道树立了榜样。另外我觉得老李的文史功底深厚,他的许多学术报道独具慧眼,思考深沉。其中有篇关于《水经注》的稿件,令我钦佩,对我学写学术性报道有引路作用。

  但是通过苏曼殊一稿的交结,我发现了“老李”的另一面:他的内心深藏着非常绵软、丰富和至为真纯、善良的情感。我没有想到他对苏曼殊的情感,竟缘于少年时对曼殊小说的一次阅读,所产生的强烈心灵共鸣,和情感涟漪,以致视作者为终生的知音朋友。

  李蔚先生对我说他自己幼年丧母,在孤寂中度过了童年和少年时代,这点和苏曼殊童年失去母爱的身世相近,“自己十三四岁时读了曼殊的小说,第一次忽然懂得了失去母爱的悲哀和自己感情上的空虚……”而苏曼殊的小说“在启迪我的同时,更给了我以极大的安慰。一位素不相识的人,这样了解我、体贴我。使我深为感激。我从此暗暗地引他为人生最亲切的知己,我相信自己终生都不会忘记这个人。”

  当李蔚再次看到苏曼殊的作品,就到了改革开放的1980年代初期,间隔三十春秋。在过去的阶段,思想文化领域运动接二连三,批判“封资修”,很少有人顾及清末民初旧时代文学遗产,以至于五四时期的作家,被肯定和关注者也多集中于鲁迅一人。文革结束后,苏曼殊的作品再度面世,李蔚才与“知己”重逢。

  李蔚1981年在书店买到了《苏曼殊小说集》,(浙江人民出版社出版。这是1949年以后已知大陆出版的第一本曼殊著作)。他回忆当时“突然见到了音讯隔绝多年、生死未卜的少年时期的朋友,欢欣之情非笔墨所能形容”,继而他开始四处寻找苏曼殊的更多作品包括诗歌、译文、日记、散文和随笔来读,并情不自禁地研究起苏曼殊来,萌生了为苏曼殊立传的愿望。李蔚说此时对曼殊的认知已发生了深刻变化 “从曼殊作品中感到的,已经不再是慰籍,相反越读越同情起了作家自己”。他要通过传记“把曼殊作为一位朋友介绍给广大读者”,让读者尤其是青少年朋友“了解曼殊的不幸,同情他的遭遇,理解他的作品,痛恨他生活于其中的那个社会,决心为创造新的生活而不懈努力……”

流芳还是湮灭皆在心中  

《苏曼殊评传》李蔚 著 1990年出版

  付出八年心血,李蔚撰著的《苏曼殊评传》1990年9月由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出版。毫无疑问,这是李蔚先生在新的时代条件下为苏曼殊研究做出的重要贡献,也是1949年以后大陆出版的第一本比较有分量的苏曼殊传记,可谓是一部里程碑式的著作。(台湾发现此书后,迅即买了版权,易名《苏曼殊传奇》,出版了繁体字版。珠海又据以增删改写,出版了《珠海历史名人苏曼殊》。)

  全书34万字,以曼殊一生的主要经历和事件为纲目,采用了近80年来海内外400多种书籍、报纸、刊物上的资料,在对其可靠性一一进行谨慎考证、辨识、研究的基础上,展开写作,对曼殊复杂像谜一般的命运故事、跌宕起伏的革命经历、炽热放达和惆怅哀痛交织的矛盾性格、特立独行超凡逾俗的境界和古怪形迹,广泛而深挚的友情交往,以及对他多姿多彩的文学、翻译、绘画成就,几乎无一遗漏地进行了详尽介绍与评述。

  当年,我细细读过这本《苏曼殊评传》,为之打动。我觉得此书资料之丰厚、翔实、新颖,研究之全面和深入,见地之真灼与不凡,情感之炽热、细腻,文笔之生动、洗练和韵致,都属上品佳作。读过之后,一个活灵活现的曼殊大师,生动之极,映入脑海。

  《苏曼殊评传》出版时,我已离开报社,李蔚专门赠书给我。他的勤奋和毅力,让我由衷地钦佩。

  如果没有对苏曼殊的深入研究,不可能完成这样一本煌煌传记大作;如果没有对曼殊特殊的至纯至笃的情感,李蔚先生为何要倾注八年心血,朝于斯,夕于斯地倾心写作,非要让这个久违的旧时人物,复现于今世而不甘休呢?!

  恰如李蔚于《苏曼殊评传》后记中所言:“如果青少年朋友特别是初高中学生们读了我的这本书,能够激起对曼殊其人的兴趣,并进而去寻读他的著作,那对我来说,就是莫大的安慰了。”

  我想,这是一种割舍不了的真情驱使,一种至善的境界所召唤的劳作。

  ——流芳还是湮灭皆在人的心中。

  也许李蔚先生独特的少年经历,使他在读曼殊的作品产生的心理轰鸣,情有独钟,故他对曼殊作品读解也有诸多极为独特和深度的感受,道出了他人未曾所言。诸如下述:

  “描写自幼受伤的心灵,是曼殊小说贯穿的始终的主题。悲剧主人公们,无论男女,没有一位是父母双全、家庭温暖的。这些受伤的心灵,由于生活的不幸,自有其不同于常人的感受和需要。曼殊从亲身体会出发,深刻地理解这些感受和需要,并用生动的文字加以描述,从而使受伤的心灵得到慰籍,得到支持,得到同情,增强了人们之间的了解和友谊。这是曼殊对近代文学事业的一个独特的贡献。他在这方面的描写的广泛性及其深刻程度,至今是还没有人能够超过的。他因此被许多青少年读者引为知心朋友”

  “生理上的残疾人需要社会的关怀,他们比较容易识别,正在引起人们的注意。精神上的残疾人同样需要社会的关怀,但是他们至今却还较少被人注意……曼殊通过小说向社会发出关怀精神残疾人的呼吁,无论过去、现在,都有其不可取代、不可泯灭的意义和价值。这是他的作品所具有的永久价值和永久魅力之一。”

  ……等等。

  

流芳还是湮灭皆在心中

《白马投荒图》初刊于1908年1月出版的《文学因缘》中

  此画采自《曼殊遗画》

  

  从《苏曼殊评传》出版,到《曼殊妙跡百帧》面世,中间又时隔十八年,李蔚先生为搜集、编辑和出版曼殊大师遗画的经历,可谓又创下一个奇迹。

  曼殊留下的绘画作品不算多,据李蔚先生研究各方资料,认为总计应该在三百余幅(对来龙去脉,《曼殊妙跡百帧》皆有考证交待),但曼殊天才的绘画作品无一不让观赏者叫绝。

流芳还是湮灭皆在心中  

《深山松涧图》,存于柳亚子编辑的《曼殊余集》书稿内,收藏在国家图书馆

  一生作画不下数万幅的国画大师黄宾虹(1865-1955)说“曼殊一生,只留下几十幅画,可惜他早死了。但就凭那几十幅画,其分量也就能敌得过我一辈子的多少幅画!”

  曼殊友人柳亚子在《苏玄瑛新传》(玄瑛乃曼殊别名)写道:“缋事精妙奇特,自创新宗,不依傍他人门户,零缣断楮,非食烟火人能所及”。柳亚子编辑《曼殊遗跡》(第一册),收有萧纫秋所藏曼殊绘画多幅,革命领袖孙中山先生十分喜爱曼殊的绘画,专门题写《曼殊遗墨》作为书名。

  陈独秀先生是曼殊大师的挚友,曾为他的绘画《葬花图》《女子发髻百图》题款,他评价说:“苏曼殊作画,叫人看了如咫尺千里,令人神往,不像庸俗画匠之浪费笔墨。”

  国学大师章太炎为推荐苏曼殊的画作,撰写过《曼殊画谱·序》,并为《孤山图》、《女娲图》《梅》《兰》《岳鄂王夜游池州翠微亭图》诸多画作题跋。他评曼殊画作“笔墨精妙,虽草草者亦见之”“独行之士,不从流俗,尤擅画,以艺文自放。”

  大书法家沈尹默在《读子谷遗稿感题》写道:“四海飘零定夙音,青山绿水最亲情;读君遗画更遗诗,真抵相逢话别离”

  为苏曼殊研究作了奠基工作的柳无忌写道:曼殊“超越了自然和生活的真实,而达到一种现代中国绘画里罕见的空灵的美”“他的艺术是如此独特、卓越,观赏起来,比任何言语所能形容得都要好……”

流芳还是湮灭皆在心中  

《天津桥听鹃图》原刊于1908年5月5日《河南杂志》4期;该杂志由同盟会河南分会在日本创办

  蒋健飞说过“我之一生,至目前为止,仅只见过曼殊上人的真迹三幅;可是对他的画艺却留下极深刻的印象。他的绘画给与我的感受是清秀高雅,像充满哲学意味的诗篇……真有四大皆空、与自然同存之感”“现代人许多都知道徐悲鸿早年提倡国画改良对我国艺术界的贡献,却无人能知早在徐氏之前曼殊已有许多表现。”

  黄永健在《苏曼殊书画论》写道:“从他的绘画中……‘以画证禅’‘以画入禅’而表现出比较明显的禅画风格。当然我们也看到在清末民初国画改良、美术革命的呼声中,他已得风气之先将西画技运用于自己的绘画之中,而试图对当时的文人画末流有所匡正,以期其汉画走出暮气,重新踏上理想发展的先行尝试……在中国禅画史上,苏曼殊突起为一代画禅的历史地位是不可否认的。”

  曼殊弟子何震在《曼殊画谱》中如此评论:“古人谓境能役心,而不知心能造境,境由心而生,心之无穷,则所造之境亦无极。吾师(曼殊)于唯心之旨,既窥其深,析理之余,兼精绘事;而所作之画,则大抵以心造境,于神韵为尤长……”

  李蔚先生说:“曼殊绘画大多以山水为题材,意境清洁,飘洒,‘超轶绝尘,萧寥有世外致’确实如不食人间烟火,另具一骨相。我们读他的画,每读一次,决觉得心灵被荡涤了一次,清静了一次,纯洁了一次。每一次读感觉都是新鲜的。这种灵魂的享受几乎是任何其他绘画作品所无法给与、无法取代的。……正是通过画,我们洞察了他心灵之纯洁和美丽”……

 流芳还是湮灭皆在心中

 《行脚祝融峰图》1908年初刊于《文学因缘》

  曼殊绘画多赠友人,七零八散,下落不明;也有不少在他生前与离世后刊载于一些报刊、书籍。他逝世之次年,李根源、蔡哲夫曾出版了《曼殊遗画》,保存其化作22幅。(香港朱少璋今年重编此书,取名《苏曼殊画册》。)柳亚子柳无忌父子曾在他们选编的《苏曼殊全集》、《曼殊遗墨》两书中发表过多幅曼殊绘画,还在《曼殊余集》(未能出版)存有一批珍贵画作,此外他们还为后人提供了搜佚辑遗曼殊画作的线索。由于年代久远,要搜寻这些早已尘封于时光中的遗迹,散珠成串,重建天光,极其困难。

  李蔚先生抱着“咬定青山不放松”的决心,发愿尽一切可能编出最全本的《曼殊遗画集》,他从1980年代中期、为《苏曼殊评传》的写作搜集素材的同时,就十分注意搜寻曼殊遗画,除却自己四方奔走,也委托多位友人鼎力协助,先后进入国内3 0多家图书馆、博物馆和文化馆、多所大学和科研机构,细致查找与潜心辨识,并间接得到日本图书馆和英国友人的帮助。每找到一张画作,就拍成照片,并依据相关资料进行考证予以说明,讲清画作的来龙去脉……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经历了“众里寻他千百度”“衣带渐宽终不悔”的艰辛历程。终于在前人基础之上,于2004年完成了“迄今为止最丰富、最精详、最具条理的《曼殊画集》”。

  研究苏曼殊绘画、有专集行世的学者黄永健感叹道:“蓝田玉暖,良玉生烟;沉玉复光,香火重生。一本画册再次印证禅迹心印的永久广大,自在不灭。”他赞扬和钦佩李蔚先生的“用力专勤”,在苏曼殊绘画的考订与搜求上面“倾注了如此的激情与劳作。”

流芳还是湮灭皆在心中  

《文姬图》原刊于《苏曼殊全集》1928年12月10日

  画跋:红泪文姬落水春,白头苏武天山雪。静婉为曼殊题画寄刘三。

  这本名曰《曼殊妙跡百帧》画册,共收集刊印曼殊画作109幅,其中生前发表者32幅,去世后至今陆续发表者60幅,从未发表者19幅。以上作品,约有四分之一为从原作直接拍摄,其余为国内外图书馆所藏绝版书刊中翻拍。李蔚先生对几十幅重要作品逐一进行了说明,除此还节录了几十位名家对曼殊绘画的评述与分析,附录了曼殊论画的文字,以及提供了尚待搜集曼殊绘画的线索200余条。

  

  说到此,结局似很完美,其实充满遗憾。

  先是出版上遇到困难。2000年《曼殊妙硛百帧》杀青,李蔚四处推介,寻求出版,却连连碰壁。让他饱尝了一番“”汗牛充栋成何事,堪笑迂儒错用功的”滋味。

  曼殊的绘画不够好吗?不值得出版吗?李蔚先后跑了不下七八家出版社,似乎无人否定,却也没有一家断然拍板出版。李蔚告诉笔者,他在出版界不乏友人,也有任职的领导。相帮者次第也多有努力,有两家甚至想出可以作为礼品赠送的“豪华版”;《中华读书报》则发表了记者丁杨的一篇报道,扼要介绍了画集的内容,说明书稿“正待字闺中”。然而数年下来,一再周折,仍然不了了之。众出版机构众口一词的表达,是说虽然曼殊画册具有很高艺术品质,但难以保证市场收益,而出版社无法面对亏本生意。李蔚也曾想过买个书号,自费出版,但出版社算了一笔账,需要补贴十四五万元,他却无力承受。于是,《曼殊妙硛百帧》出版搁浅,一晃就是十五年……

  “林花谢了春红,太匆匆,无奈朝来寒雨晚来风”。

流芳还是湮灭皆在心中  

《洛阳白马寺》二;初刊于1918年《曼殊遗画》

  期间,研究曼殊居功至伟的柳无忌先生于2002年谢世,他曾答应在出版机构确定后,为曼殊画集写序;之后李蔚的好友、苏曼殊研究的另一学者马以君先生于2013年过世,他曾经主编出版了《苏曼殊文集》、撰著了《燕子龛诗笺注》,撰写了数十篇曼殊研究文章,并为《曼殊妙硛百帧》撰写序言……

  2018年,曼殊大师去世百年。李蔚先生也到了耄耋之龄,他痛下决心不再纠结于出版社出版,不求市场发行,自己拿出工本费印制百本作为纪念,赠送给国内外图书馆收藏,为后世研究苏曼殊者留下一份珍贵、近乎完整的曼殊绘画资料,已了自己几十年夙愿。

  不料《曼殊妙硛百帧》面世后,出乎意料的事还在发生,令李蔚老先生大为不解、难以置信----“同国内二十多所图书馆(包括多家著名大学图书馆),通过电子邮件、或电话、或书信联系,介绍画集内容、征询是否愿意收藏,许多单位缺乏起码礼貌,居然不予回复,包括:中国美术馆图书馆、中央美术学院图书馆、中国美术学院图书馆(杭州)、广州中山图书馆、上海图书馆、西北师大图书馆、鲁迅美术学院图书馆、四川美术学院图书馆、天津美术学院图书馆、西安美术学院图书馆、湖北美术学院图书馆等。有的则明确答复“不收藏非正式出版社的出版物”。例如,李蔚先生冒着寒风,亲自去首都师范大学图书馆送书,没想到也碰了钉子,因为没有书号,被拒绝接受。人大图书馆不收,他恳求他们联系人大所属下一级的艺术院校是否可以收藏,依然以失望告终。南开大学图书馆资源建设部虽然拒收,但是有关工作人员李思源先生回信表示:“您的作品非常值得珍藏。然而经过请示,我馆暂时无法接收无书号的书籍,对此感到十分的遗憾和抱歉。”让李蔚先生稍感安慰。

流芳还是湮灭皆在心中  

《孤鹤听琴图》;原刊于1908年《文学因缘》

  说到上述情形,李蔚先生情绪激动,表示了愤懑,也充满了遗憾。他对笔者说 “也不知道是这些图书馆收藏规定不合理,还是工作人员和负责人修养不够,不知道苏曼殊其人;还是因缺少责任心,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才导致了这样的结果。真是令人心寒和无奈。”

  当然也有令李蔚先生欣慰和兴奋的反馈。中国国家图书馆、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北京师范大学、复旦大学、陕西师大、西北农林科技大学、广州美术学院等图书馆接受了赠书,颁发了收藏证书,并对李蔚表示衷心感谢。特别是中国社会科学院图书馆馆长和采编部甘大明先生文化修养比较高,很懂得曼殊画集的价值。他们专门给李蔚颁发了馆长王岚先生签发的“赠书荣誉册”,令李蔚非常高兴;北京大学图书馆收藏部的积极意愿和工作作风,也让李蔚感动至深。李蔚觉得这些图书馆的工作人员,是自己心中的知音,对传承和保护祖国优秀文化遗产,功不可没。李蔚说愿将自己研究苏曼殊近四十年积累的原始图文资料,将来全部捐赠给北京大学图书馆。

流芳还是湮灭皆在心中

  《泛舟西湖图》;1908年首刊于《文学因缘》画跋:乙己,拏舟金牛户,寄似仲子。曼殊。(仲子,即陈独秀。)

  李蔚还对笔者说“马以君先生生前已将自己研究苏曼殊的所有原始资料,捐献给了曼殊故乡珠海市政协文史馆,其中也包括了柳亚子夫子研究苏曼殊的所有原始资料。而这些图文资料又有不少是柳无忌先生生前赠送给马以君先生的。”

  ……

流芳还是湮灭皆在心中  

《女子发髻百图“》存于《曼殊余集》。图上“蓬瀛鬘史”四字,陈独秀所题。

  今年8月23日在李蔚先生家中,老李对笔者畅谈了研究曼殊几十年的感想和《曼殊妙硛百帧》面世前后的经历,无限感慨,一吐为快。

  

流芳还是湮灭皆在心中

李蔚先生近照,2019年北京

  交谈让我想到,在历史长河中,并非所有优秀的文化遗产,都能得到应有的传承和光大,许许多多瑰宝会被漫长的岁月湮灭,化作无人知晓的沙尘,渺无踪迹。应了佛家“色即是空”的哲思;而那些将灭而又未灭的“沙尘”,有时又会突然放射出光芒来。这些光芒,哪怕如同萤火虫般的微弱,都将星火相传,其中亦揉进了后继者心中的情感之光。

  如同敦煌大漠中的莫高窟壁画,千年的湮灭,却在一个晨曦初露,飞天飘逸,又让天下皆知,为之倾倒,赞美。而始作俑者,不是那些虔诚无我,将心灵之血,涂抹于石崖之壁的孤独献身者吗;而后者,难道不是心心相映的传薪人么。

  葬于西湖孤山的曼殊大师,不朽。亦不会孤独。

  百年之后,亦会有像李蔚这样的知音怀念,不会忘却,情动于衷。

流芳还是湮灭皆在心中

  北京大学图书馆收藏证书

  我又忽然想到,人类已进入到了网络时代,何不早早地把曼殊大师那些不该孤寂的杰作,和李蔚先生用心良苦的情怀,也送入这个曼妙且永不消失、不胫而走的电子时空呢。

  竹帛不灭,网络新世界会让它们浓墨常新,无翅而翔。

  似鸟鸣又花开,落进寻常百姓家。

  于是,我又信心满满地写下了上边的文字。

  写于上海嘉定二零一九年九月二日

  作者简介:

  李汀中国作协会员,一级编剧。中国作协影视文学委员会委员,全国德艺双馨电视艺术工作者。代表作有电视剧《北平战与和》、《长白山下我的家》等,获得27 届中国电视金鹰奖电视剧最佳编剧奖;著有诗集《活的石头》《心湖》等,诗歌、散文散见于《十月》《诗刊》、《中国作家》《光明日报》、《文艺报》等报刊杂志。

[ 责编:张璋 ]
阅读剩余全文(

相关阅读

您此时的心情

新闻表情排行 /
  • 开心
     
    0
  • 难过
     
    0
  • 点赞
     
    0
  • 飘过
     
    0

视觉焦点

  • 习近平:要深入开展创新、数字经济等领域合作

  • 李克强:保持经济平稳运行推动民生不断改善

独家策划

推荐阅读
高科技农业设备亮相成都
2019-11-15 09:25
皖南冬韵
2019-11-15 09:24
比利时出生的大熊猫双胞胎取名“宝弟”“宝妹”
2019-11-15 09:23
“黄金大道”炫彩天水
2019-11-15 08:59
2019年11月10日,甘肃省张掖市高台县黑河湿地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内迎来了大天鹅、灰雁、赤麻鸭等大批越冬候鸟,成为初冬时节黑河湿地一道别样的风景线。
2019-11-12 11:20
四川阿坝:高山上的光伏电站
2019-11-11 10:42
浙江长兴:党员志愿者助力“双十一”
2019-11-13 13:55
2019年11月12日,山西省万荣县南张乡薛里香菇基地的菇农正在晾晒第二茬香菇。该县1千万香菇菌棒已经完成二茬采摘,每个菌棒收入在5.5元左右。
2019-11-13 10:33
2019年11月10日,已是入冬时节的济南大明湖呈现出冬日之美,秋柳、红叶、小船,把大明湖装扮的缤纷艳丽。
2019-11-13 10:32
2019年11月11日,第4届中国非遗传统技艺大展在安徽省黄山市举办。本届大展共有全国30个省区市近200项传统美术、传统技艺、传统医药等非遗项目参展。
2019-11-12 11:25
2019年11月10日,许多游客来到北京地坛公园银杏大道,欣赏满目金黄的美丽景色。
2019-11-12 11:20
11月13日,在印度新德里,游客戴着防霾口罩。印度首都新德里近日遭遇严重空气污染,能见度低下,城市被雾霾笼罩。印度首都新德里近日遭遇严重空气污染,能见度低下,城市被雾霾笼罩。
2019-11-14 09:44
这是11月12日在乌克兰北部切尔诺贝利核电站附近的普里皮亚季城拍摄的一所废弃学校内的景象。
2019-11-14 09:43
11月13日,在美国华盛顿,美国负责欧洲和亚欧事务的助理国务卿帮办肯特出席听证会。新华社记者 刘杰 摄  11月13日,在美国华盛顿,美国驻乌克兰临时代办泰勒(右)和美国负责欧洲和亚欧事务的助理国务卿帮办肯特出席听证会。
2019-11-14 09:42
11月12日,在津巴布韦首都哈拉雷,当地民众排队等待从银行取出新津元钞票。津巴布韦储备银行(央行)11日开始发行新的本国货币新津巴布韦元,从而结束了该国10年没有本币的局面。
2019-11-13 09:51
11月5日,在纳米比亚首都温得和克的国立卡图图拉医院中医诊室,褚海林医生为患者进行针灸。新华社温得和克11月12日电 通讯:让中医在纳米比亚落地生根——记三届援纳医疗队医生褚海林 
2019-11-13 09:51
在第二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开幕式上,习近平主席宣布,“加快推进海南自由贸易港建设,打造开放新高地”。
2019-11-13 09:33
11月12日,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在北京举行国务院政策例行吹风会,请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副局长孙梅君、司法部立法三局局长王振江介绍筑牢制度基础,提高食品安全治理水平有关情况,并答记者问。新华社发(吴小山 摄)
2019-11-13 09:33
在江西省新余市渝水区新钢街道含笑社区,“敲门嫂”志愿服务队的成员出发去上门看望社区老人(11月10日摄)。
2019-11-13 09:32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