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右上角微信好友

朋友圈

请使用浏览器分享功能进行分享

正在阅读:一个聊天群,就是一片江湖
首页> 文荟频道> 今日推荐 > 正文

一个聊天群,就是一片江湖

来源:光明网2020-08-01 12:02

调查问题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

群聊最初登场时,并没那么复杂。

它给人提供了一种全新的社交方式。上年纪的人开心,仿佛回到了聚集在村口大樟树下、晒谷场边谈狐说鬼的年代,尤其是除了文字输入,还可以上传语音,真是“形容不识识乡音”啊,于是不免“挑尽寒灯到夜深”。

年轻人也开心,成家、立业重负在肩,即便不是“独在异乡为异客”,也是“一切工夫未得闲”,但他们还是需要社交啊,毕竟,“家山泉石寻常忆”;毕竟,“明月楼高休独倚”!要不,过去的人为何会留下那么多书信?

还是有问题没讲明白:私聊何以不解渴?

好,我们就把这个作为聊天群与江湖的第一个问题来探讨。

聊天群弥补了私聊什么样的不足?

其实道理很简单,我们在强调私自拆看他人信件属于违法的同时,有许多人偏偏愿意写公开信。比尔•盖茨就在今年三月写了一封题为“我们可以从新冠病毒疫情中学会什么”的公开信,他的目的是“在我深入思考时,我想与大家分享自己的心得:新冠病毒对我们到底意味着什么”。

当然,对于芸芸众生,我们不能也不须要求他们如此思考、解决问题。他们在必要的私聊之余,还是愿意出入不止一个的聊天群,我想至少有这样几个方面的动因:

乐在分享。独乐乐不如众乐乐,好东西要共享。无论是出于炫耀所能还是服务他人,分享从总体上还是体现了个体与社会之间的正向关系;

冲破孤独。孤独不是丰富的娱乐活动可以解决的,对自然的过度索取导致人与自然的关系紧张化,人际竞争使得相互信任越来越成为稀缺资源,所以在交通、通讯日益便捷时,人的内心变得日渐封闭,“知音少,弦断”,却总得“有谁听”;

维护人脉。在家靠父母、出门靠朋友,生命在于运动、朋友在于走动,怎么办?进个聊天群是最经济的,无论是时间、财力,还是精力、情感。

聊天群与江湖有相通之处吗?

需要补充说明一下,本文所谓聊天群,是有前置的。三五好友的小群不算,它承载不了江湖的框架;单位的工作群不算,它自有成型的管理体系在,不可能接纳江湖的气息。支撑江湖的,是有别于子民文化的游民文化。聊天群里的人,如果不想背离社会主流和正常规范,岂不就在单位群、亲友群里悠哉乐哉?但是,我们的传统政治文化是在小农经济和宗法制度下孕育出来的,今天的聊天群不可能与之毫厘不爽。

如果说江湖文化的特征是义气、英雄主义、平等,那么,在聊天群里,英雄主义是有一点的。许多群本身就是振臂一呼者所建,要不,建时人家不买账,建后也会群龙无首。也有他人所建,推举强者为事实上的群主,大家唯他马首是瞻,他的衡量标准就是大家的共同标准。

平等也是有一点点的。但更多的体现为自由,自由的加群与退群,自由的选择话题和转换话题,自由的发表言说,至少在话不投机时可以当个吃瓜群众而静默旁观,没人逼着表态。

义气可能是三者中最为淡薄的。我只能表述为同好、志趣相投。譬如炒股者会建个群,志愿者群里很少有并不热心于志愿事业的人。

那么,凭什么还是说聊天群就是江湖呢?

平等并非江湖的本质特性

水泊梁山一百单八将,大多身怀绝技,而因生不逢时——或不伸于朝廷,或受辱于豪强,甚至有虎落平阳被犬欺的。他们汇集到这里,名曰“聚义”,讲义气是他们共同的标签。

其实,儒家文化也讲这个,仁义道德嘛!仁是恻隐之心,义是羞耻之心。正如儒家把它的一系列主张建立在森严的等级秩序之上,梁山泊最后还是建立了属于自己的座次。一开始以落草先后为序,也尝试过以能力和声望为据,慢慢加进去世俗伦理。不管怎么处理,只要是现实的,就会有冲突。

如何消融这种冲突?老套路,神秘主义!就像皇权的合法性问题解决不了,就走这一路。聊天群虽不需要“造神”,但最终还是会把世俗社会里的等级带到这个理想中的“化外之地”。即便是基于某一种特定思想的同好者之群,最终发言权肯定掌握在这些人手里:参与过的项目名声足够大,所获奖项、发过作品的刊物等级足够高的,在新媒体上所圈的粉丝足够多。唯其如此,群里太平。曹丕老早把这个问题看明白了,“文非一体,鲜能备善”,“贵远贱近,向声背实”,“暗于自见,谓己为贤”。“声”,无论在什么场景下,还是可以拿出来镇一镇的。反观那些社区群,还真没有江湖体系,但也真没有向心力。

聊天群也有潜规则

文化要落地,靠的是规则。潜规则是亚文化层面了,却为江湖所倚重。所以脱离主流、闯荡江湖,从规则的角度,是从一个火坑跳到另一个火坑。按吴思的说法,潜规则是“私下认可的行为约束”,所以,作为现代的江湖,聊天群不可能是肆无忌惮的。

除了声望规则,还体现在:虽说入群退群自由,但轻易退出还是要承受群里其他成员的诽议,就连特朗普带着美国“退群”,除了被指责破坏法规与承诺的严肃性,就是舆论众口一词称他个人和他的核心团队言而无信。既然是一个群体,不免需要“理事”甚至“常务理事”,也就不免将一部分甚至可以说是一大部分边缘化了,他们成了事实上的吃瓜群众。

一小部分越活跃,也就意味着一大部分越忽略他们的说辞,包括群主的“号令”,也常常被下沉、被掩盖。

这个时候,这片江湖,已经没有多少生计可言了。

没有长盛不衰的江湖。走正道,才致远。

(陈仲明)

[ 责编:张倩 ]
阅读剩余全文(

相关阅读

您此时的心情

光明云投
新闻表情排行 /
  • 开心
     
    0
  • 难过
     
    0
  • 点赞
     
    0
  • 飘过
     
    0

视觉焦点

  • 甘肃碌曲:草原锅庄欢乐起舞

  • 长春:铁路工人战高温

独家策划

推荐阅读
这是东洲街道红旗村的“艺术稻田”水稻画(8月12日摄,无人机照片)。近年来,杭州市富阳区东洲街道积极推动美丽田园建设,打造以乡村旅游、农事采摘、农家乐民宿为主题的乡村文旅融合发展之路。
2020-08-13 09:30
这是8月12日在吉林市永吉县万昌镇宇丰米业2万亩高标准水田基地拍摄的水稻。在吉林市永吉县万昌现代农业发展先导区内,10万余亩高标准水田间的水稻稻株发育良好,整体长势喜人。在吉林市永吉县万昌现代农业发展先导区内,10万余亩高标准水田间的水稻稻株发育良好,整体长势喜人。
2020-08-13 09:25
这是8月12日在河北省石家庄市裕华区一家餐饮企业拍摄的文明用餐宣传语。河北省一些餐饮企业开展“‘光盘行动’拒绝餐饮浪费”宣传活动,号召消费者用实际行动加入到“光盘行动”中,杜绝“舌尖上的浪费”,让厉行节约成为人人崇尚的美德。
2020-08-13 09:20
8月12日是世界大象日,呼吁人们关注身处困境的非洲象和亚洲象。据史料记载,大象很早就成为了人类的朋友,并能为人类提供帮助,现在大象主要分为亚洲象和非洲象等。据史料记载,大象很早就成为了人类的朋友,并能为人类提供帮助,现在大象主要分为亚洲象和非洲象等。
2020-08-13 08:07
新华社记者 王全超 摄  白龙村村民劳作后回家(7月27日摄)。 新华社记者 王全超 摄  工人在白龙村安置点项目施工作业(5月30日摄)。 新华社记者 王全超 摄  白龙村一农家乐工作人员在厨房准备食材(7月27日摄)。
2020-08-12 16:56
正值高温天气,在武汉绿地中心项目建设现场近500米高的“云端”,300多名中建三局二公司的工人挥汗如雨,伴着脚下的长江波涛,稳步推进工程建设。 新华社记者 肖艺九 摄  8月11日傍晚,工人在武汉绿地中心项目建设现场近500米的高空施工。
2020-08-12 16:15
这是8月11日的日落时分在印控克什米尔斯利那加德尔湖拍摄的荷花。8月11日的日落时分,在印控克什米尔斯利那加德尔湖,一艘小船在荷花丛旁行进。8月11日的日落时分,在印控克什米尔斯利那加德尔湖,一艘小船在荷花丛旁行进。
2020-08-12 14:25
8月10日,巡逻人员戴着口罩在古巴首都哈瓦那街头执勤。古巴公共卫生部10日公布的数据显示,过去一天该国新增新冠确诊病例93例,创下古巴出现疫情以来单日新增病例数新高,累计确诊病例达3046例,累计死亡88例。
2020-08-12 11:49
8月11日,2020年“黄河之滨艺术节”在母亲河畔、黄河之滨正在进行,大型主题乐舞《敦煌·丝路情》在此期间展出。
2020-08-12 11:12
8月11日,在湖南省文化馆,观众登台体验京剧表演。演出寓教于乐,不仅丰富广大少年儿童的暑期生活,还让他们从中学习到京剧的相关知识。当日,湖南省文化馆携手湖南省京剧保护传承中心举办“京剧艺术普及暑期惠民演出”活动。
2020-08-12 08:28
8月11日,滦南县马城镇湛店子村的农民使用大型机械收获青贮玉米(无人机照片)。作为河北省奶牛养殖大县,滦南县近年来大力推广奶牛青贮玉米喂养模式,引导农民种植青贮玉米,促进农民增收。
2020-08-12 08:28
8月11日,河北省安平县北张庄村已脱贫的建档立卡贫困户刘红艳在一家医疗器械生产企业缝制护膝。近年来,河北省安平县将就业扶贫作为脱贫攻坚的重要抓手,通过举办就业扶贫专项招聘会、提供“一对一”免费就业培训服务、鼓励灵活就业等举措,多渠道增加贫困人口就业机会。
2020-08-12 08:28
8月11日,上海动物园的松鼠猴在“地喷”营造的水雾中玩耍。当日,上海最高温度达到35摄氏度,上海动物园开启园内安装的各种喷淋装置,让动物们防暑降温,乐享清凉。当日,上海最高温度达到35摄氏度,上海动物园开启园内安装的各种喷淋装置,让动物们防暑降温,乐享清凉。
2020-08-12 08:27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