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 打工碎片

    我学画画自己买不起画布,人家拿钱给咱机会练手,就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哪成想还给这么高的工钱?

    2018-10-11
  • 车的记忆

    平生看到的第一个实物性质的“车”,就是农村干农活的牛车。宽大的木头车架子,木头车轴,安装两个铁车轮。我们当时叫它铁脚车。

    2018-10-11
  • 机遇的黑色幽默

    多年以后,这位仁兄已是官场成功人士。许多人羡慕他进入官场起点高,从省里机关干起,高台跳水。他也历经宦海,悟出了自己的机遇从何而来。

    2018-10-10
  • 孟子猜字

    我说的孟子,非孔孟儒学的孟轲,而是孟子的多少代后人。他是我过去的同事。在单位年龄比我小,又是下属,所以交道不多。但单位人多说他精通周易八卦,尤以猜字为绝技。

    2018-10-10
  • “乡村记忆”系列:一个叫葡萄的女人

    她用她那黑瘦的双手紧紧拉着我,问我啥时候从北京回来?媳妇回来没?女儿学上完没?你咋头发也白了呢?你妈妈现在身体咋样?一连串的问话,透着亲热,还有点迫不及待,生怕我听不完她的话就忽然消失了似的。

    2018-10-11
  • “乡村记忆”系列:婶子“水上漂”

    我这位小婶子,人长得苗条秀气,走路步态轻盈而快速,就像旧戏舞台上旦角的台步一样,节奏轻快飘逸,恰似那种水上漂的感觉。所以,我的娘娘和婶婶们就给她起了这个绰号。

    2018-10-10
  • “乡村记忆”系列:十碗席

    本来就是奔着那十碗席去的,眼看着香喷喷的肉菜,却不吃,走啦。我们几个小孩子委屈的哭着被大人连拉带拽的往家走。雪花飘着,肚子饿着,眼泪流着,一路上大人们骂骂咧咧,又互相埋怨。

    2018-10-10
  • “乡村记忆”系列:我家住在黄土高坡

    好久以前,一首非常流行的摇滚歌曲《我家住在黄土高坡》,唱的许多人 都粗狂得似西北壮汉。当时听这歌就梦回老家那个洒满梨花月影的地坑院。

    2018-10-10
  • “乡村记忆”系列:乡村琴师

    文化馆的老师,吃惊的看着我的师傅,迟疑半天,开始用“里格隆”教练我的师傅,结果师傅很快就学会了他所要教的一切。这,很让文化馆的老师大跌眼镜,他很惊叹师傅的天资悟性,又很惋惜师傅的文盲身份。

    2018-10-10
  • “乡村记忆”系列:不能吃肉

    我生长于物质困乏的时代,吃肉、吃白面馍馍,是梦寐以求的事。农家里除了过年能吃点肉,其它时间连腥味有时也难闻一闻。我们那里,有个风俗,孩子大了要订婚,订婚仪式很隆重,男方家族要选派德高望重的人士带着聘礼,到女方家里下聘订婚。

    2018-09-19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