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恰同学少年——忆在武汉大学求学的峥嵘岁月

2018-01-27 11:13 来源:光明网 徐绪松
2018-01-27 11:13:40来源:光明网作者:徐绪松责任编辑:宫辞

  我酷爱数学,以至我的高考志愿全部填写的都是数学系。这里,还有一个故事,是我们父女之间的一段对话:我父亲说,你为什么要学数学?我反过来问他,那您为什么要学经济呢?他说,我想当官。哈哈,我就是不想当官!我们父女二人哈哈大笑(父亲很严肃,这样开怀大笑还比较少)。殊不知,是因为在我生命中遇见了两位相当好的数学老师——小学的算术老师(前面提到的那位老先生,遗憾的是我已经记不起他的名字了),中学的数学老师蒋金镛先生(后来是武汉市24中的校长)。一名好的老师是会影响一个人的一生的啊!

  我毕业于武汉市第24女子中学,这是一所很一般的中学,但是,她却有一个最突出的特点,就是没有任何的压力。我会无忧无虑的玩,我会凭着兴趣自主的学习。我喜欢数学,中学的数学对我来说,是太简单了,我总是在老师把题目出完时,答案就出来了!我总是在我的同学还在冥思苦想一道难题时,我早早就解答出来了!初等数学已经不能满足我了,我就一个人到汉口江汉路新华书店,坐在地上看高等数学的书(我买不起书),星期天一看就是一整天。所以,在大学求极限、解不等式,对我来说是太熟了,总是一会就算出来了。兴趣是最好的老师!我很贪玩,特别喜欢玩体操、跳橡皮筋。我始终认为会玩的人,一定会学习。中学培养了我很强的自学能力和广泛的兴趣爱好。这两点构成了我日后的教育思想,培养学生学习研究的兴趣,鼓励学生自主学习。独立思考。另外,除了学好专业知识外还要有一个特长——或唱歌、或弹琴、或打球、或游泳……。这两点是对灵性(创造性)的培养。在我的导师生涯,我又提出了人才培养的七个字:人性(责任心、精神与爱)、灵性、进取心。

  武汉大学数学系云集了一批国家级名师、著名数学家——李国平、余家荣、路见可、张远达、齐民友……他们具有科学家精神——严格、严谨、精益求精;他们具有崇高的人品——爱生、敬业、默默耕耘;他们具有深厚的学术底蕴。我兴奋无比!如鱼得水!我在这里接受最好的教育,不仅为日后的事业打下了坚实的理论基础,还从大师身上获得了一种精神,这是我人生中最宝贵的财富!数学系一代名师的学术风范、授课风格,深深影响着我,以至多少年来,我的授课一直深受历届学生欢迎,1989年,我与我崇拜的余家荣先生、路见可先生、齐民友先生,同时获得武汉大学首届优秀教学成果特等奖!那天,在武汉大学小操场举行了全校师生大会,这是在武汉大学很少有的。当我站在领奖台上,从校长齐民友先生手中接过奖状时,我真的有些激动!我毕竟还那么年轻!……武汉大学数学系的学习培养了我三方面的能力:很强的逻辑思维能力、说话办事干练的能力和很好的综合归纳提炼的能力,让我享用终身!武汉大学数学系数学家的科学精神一直鼓舞我,使我奋斗不止,追求真理的步伐从不停歇!享受其中的乐趣!感谢武汉大学数学系,师恩难忘!

  武汉大学数学系62级集中了许多著名中学的高材生(1962年的高考,是文革前最难的一次,只论成绩,考上武汉大学数学系的平均成绩在80分以上。),他们有思想,爱学习,具有良好的学风。恰同学少年,风华正茂!6年同窗,我们在一起学习、讨论,在一起下乡、双抢、四清,我们都很勤奋、积极向上!我们总是去抢第一排的座位,甚至不惜翻窗,是为了离老师更近能贪婪的吸取知识的营养(我总是坐在第一排)!我们总是去占大图书馆的座位,甚至不惜排长队,是为了找一块宁静的地方在知识的海洋里遨游(我总是坐在大图书馆的一个角落里)!与智者同行,你会不同凡响!与这些优秀的同学在一起,他激发人的内在潜能!使人进取,催人奋进!勤奋、严谨是武汉大学的文化,是大学文化!它不需要你去号召,它不需要你去约束、监督、控制,成为每个人的自觉行动。所以,我提出,大学重要的不是建筑物,也不是大师,是大学文化、人文精神。大学文化、人文精神是大学的灵魂!

1967徐绪松

  这是大学时代的我。佩戴着武汉大学的校徽和团徽,我是多么珍惜这两个荣誉啊!我热爱武汉大学!我时刻都戴着武汉大学校徽,它激励我,好好学习,不辜负这所名校!我积极要求进步!由于父亲曾经当过检察官,我入团花了三年的时间。我至今还记得,那是1965年12月的某一天的下午,我正在老斋舍前的大道上(现在称为樱花大道)与同学打羽毛球,当时担任数学系团支书的我们年级的同学,他从行政大楼的方向过来,告诉我,你批准了!是指我的入团批准了。开完鉴定会已经有半年了,听到这个消息,我高兴的跳起来了!

[责任编辑:宫辞]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