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右上角微信好友

朋友圈

请使用浏览器分享功能进行分享

首页> 文荟频道> 专题专栏> 杨建平 > 正文

走进辋川

来源:光明网2021-02-24 16:27

调查问题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

  辋川,是王维的桃花源,是唐诗的纪念碑。

  辋川,是王维的安葬之地,也是王维的灵魂所在。

  王维一生坎坷,外面的万般苦恼,只有到了辋川,灵魂才能得到栖息滋养。

  王维多才多艺,也只有回到辋川,才情才可以尽情挥洒,迸发出无穷的创造力。

  读懂王维,走近王维,就得走进辋川。 

  一

  一个深秋的下午,蓝田县土生土长的王维研究专家张效东先生陪同我走进辋川。

  一路上,张先生如数家珍地为我介绍辋川的点点滴滴。我也和他拉扯辋川的前世今生。

  辋川,原本是陕西蓝田县东南一个小山谷,此处风景秀丽,如诗如画,但“养在深闺人未识”,寂寂无名于秦岭北麓余脉。

  南北朝的东晋末年,宋武皇帝刘裕挥兵北进,占领长安。但南方的士兵不习惯西北的黄土高坡,思念南方的山清水秀,军心不稳。一次行军路过辋川,看见此地景色恰似江南,刘裕便在这里建起一个城堡,叫“思乡城”,凡思乡心切者,就到这里小住一段,以解乡愁。

  这就是辋川的第一次青史留名。

  到了唐代初年,有个诗人叫宋之问,是隰州人,也就是今天的山西汾阳人。人长得“帅”;诗也写得“好”,还特别会讨好武则天。武则天称帝后,宋之问“出入侍从,礼遇尤宠”。

  一次,武则天游洛阳龙门,命群臣赋诗。左使东方虬先交卷,武后一看大喜,赐予锦袍。等到宋之问呈上《龙门应制》,武后又惊艳宋之问的诗,与自己的贴身秘书上官婉儿一合计,觉得还是宋之问的诗更高一筹,又从东方虬的手里要回锦袍,转赐宋之问。

  据说宋之问看晚年的武则天“雅好男色”,甚至想“以身相许”,只可惜武则天嫌弃他有口臭,喜欢归喜欢,重用归重用,但没有让他上床。

  这个宋之问,不知道如何发现辋川这一风景绝佳之地,悄没声地在这里建了一个“别业”,号称“蓝田山庄”,吟咏着“辋川朝伐木,蓝水暮浇田;独与秦山老,相欢春酒前”的诗句,享受士大夫的闲情逸致。

  如今我们看到宋之问的《蓝田山庄》《别之望后独宿蓝田山庄》《见南山夕阳召监师不至》等诗,就诞生于此。

  公元705年,宫廷政变,武则天被逼退位,唐中宗复位。宋之问被贬泷州(广东罗定)。后又潜逃回洛阳,以投机钻营、告密等谋得高位,但却又一次卷入宫廷斗争中,再次被贬。最终在唐玄宗继位后,宋之问被“赐死于徙所”。

  宋之问死后,“蓝田山庄”就流落在其弟弟宋之悌手里。宋之悌乃一骁勇过人的“武人”,不懂吟风弄月,哪有心思照看这个山沟里的“破院子”?空落破败,无人打理。三十年后,宋家的后人考虑出手卖掉。

  这个接手的“买主”,就是当时的大诗人、大名士王维。

  唐天宝初年,王维得手“蓝田山庄”,更名为“辋川别业”。

  从此,这里诞生了山水诗的典范《辋川集》、水墨山水画的“神品”《辋川图》、私家写意山水园林的杰作“辋川别业”,号称“辋川三绝”!

  王维在世时,风流雅士纷纷慕名而来。甚至选择辋川附近比邻而居。

  王维去世后,文人墨客络绎不绝的拜访,今日仍为唐诗圣地、网红景区。

  辋川,因王维而知名于“中国诗歌史”“中国美术史”“中国园林史”“中国宗教史”。 

  二

  蓝田县在长安的东南方向二十多公里,辋川又在蓝田县城东南六点五公里。我们现在开车走公路,从西安到辋川不到一个小时车程。

  但当年王维从长安骑马回到辋川,大概要一整天时间。

  如此看来,辋川虽好,王维在朝廷上班,也不可能每天“早去晚归”。只能在规定的“休沐”期间,才能到辋川享受明月清风。

  辋川,是一条东南西北走向的川地峡谷,总长大约十一公里,宽度三百到五百米,四周山岭起伏参差,最高海拔一千六百米。山上有许许多多泉眼,泉水汇成溪流,溪流汇入谷底的欹湖,欹湖下泄成辋水河,辋水最后汇入灞河。如果从空中俯瞰山谷,泉水、溪流、欹湖,形如车轮的“辋”,故名“辋川”。

  当年,这里生态丰富,气候适中。

  这里植物有“红萼”“茱萸”“垂柳”“宫槐”“幽篁”“木兰”“荷花”“菰蒲”“松树”“椒树”“漆树”“斤竹”“藤萝”等。

  这里动物有“鹿”“麝”“白鹭”“山鸟”等。

  这里地形地貌有“冈”“岭”“垞”“谷”“涧”“河”“湖”“坞”“泉”“滩”“濑”“沜”等。

  这里的生活图景是可耕、可牧、可渔、可猎、可休闲、可参禅、可独处、可䜩集。

  绝佳的自然景色,良好的地理条件,多样的生态构成,为王维的园林建造、诗歌创作和绘画突破,提供了现实条件,激发了艺术灵感。

  原本寂寂无名的辋川,因为王维的诗画而名噪古今,成为诗歌和绘画的艺术高地。

  这个弹丸之地也因此有了一部专门的地理专著《辋川志》,分为图考、名胜、人物、金石、杂记、文徵六卷。集前人各类文图之大成,启今人思接千载之幽情。

  《辋川志》作者是胡元渶,字筱碧,江西新建人。道光年间,他在陕西蓝田任知县,编写了《辋川志》。也算是为官一任,造福一方的“雅举功德”。

  张效东先生,是蓝田县王维研究会长,对辋川一往情深,也深有研究。他说他依据资料和现场查勘,已初步找到了王维《辋川集》的二十个景点原址。

  从进入辋川谷口开始,张先生就不断叫停车,下来给我指认“这个是白石滩”,那个是“华子冈”,左边远处那个是“北垞”,右边远处那个是“南垞”,那个桥下一大片河滩地,就是干涸了的欹湖。

  我调侃说《辋川集》我最喜欢“独坐幽篁里,弹琴复长啸,深林人不知,明月来相照”。今晚是否可以抱一把古琴,月夜长啸,去“事发地”体验一把?

  张先生哈哈大笑,说,地址可以找到,那个意境已不复存在。还是欣赏王维的诗,把完美留在心底。真到了实地,你会失望、失落的。

  我同张先生赶往大桥上,寻找当年碧波万顷的欹湖遗迹。除了一滩荒草乱石和蜿蜒流淌的辋水,就是山崖上新刻画的王维头像与欹湖二字。

  当年王维“吹箫凌极浦,日暮送夫君;湖上一回首,山青卷白云”的欹湖,不知何时竟干涸如此?

  张先生说,据蓝田县志记载,公元771年4月、879年2月,蓝田“地大震,有声如雷,山裂水出”。可能是这两次地震,造成地形改变,欹湖消失。因为晚唐的几个诗人耿湋、白居易、元稹前来辋川拜谒,所写诗歌中只提辋水,没有提到欹湖,说明那个时候欹湖已不存在了。

  穿过崎岖小路,进入荒草丛生的沟壑边,一汪水池,清可鉴人,张先生说,这就是王维当年所写的“金屑泉”。

  据当地人说,这口泉水可以满足他们闫家村几十户人家饮用,而且水质特殊,保健作用突出。做粥,口感格外“油”,做豆腐,同样一斤黄豆,用这个泉水比其他水,可以多做出半斤豆腐。看来王维的“日饮金屑泉,少当千余岁”所言不虚。

  隔着车窗,我看见一处“辋口庄”的牌坊,还有“大唐王维苑”字样,很醒目。我急忙问张先生“这不是辋川别墅吗?咋不停一下?”

  张先生笑着说:“这是个农家乐,糊弄外面人的”。

  路边不少农家小院的围墙上,隔三差五闪出“唐诗意境图”,而且大多是王维的诗画配。院墙的砖瓦颜色和拼图,也很讲究。

  张先生告诉我,当地政府曾有设想,把辋川打造成“唐诗小镇”,这些诗画配还有刚才看到山崖上的王维头像,虽不精美,也算是个“起步”吧。

  到了辋川镇官上村,张先生拿出打印的《辋川集》,读着“新家孟城口,古木余衰柳;来者复为谁?空悲昔人有”,指着一片篮球场说,这里才是真的“辋川别墅”,王维购买宋之问蓝田山庄的地方,也是王维到辋川的第一个居所。

  这里的确是整个辋川山谷最宽大的一块平地,也是紧邻欹湖的岸边高地。

  张先生带我走“宫槐陌”,指给我看当年“渡头余落日、墟里上孤烟”的渡头。望着大片干涸的河滩,杂树包裹的所谓渡头,已难想像当年那“渡头灯火起、处处采菱归”的诗情画意了。

  村里几位八十多岁的老人,也跟随说,他们儿时如何攀爬高大的古槐,并说总共十三棵大槐树,最大一棵要三四个人才能合抱。上一世纪五十年代,古槐全部被砍伐。

  我问他们:“你们知道王维不?

  他们笑着说:“知道知道,这咋能不知道呢。”

  “你们知道《辋川集》吗?”

  “是在辋川赶集买东西的事?我们打小就常常赶集,热闹得很!”

  张先生听我们的问答,尴尬地笑笑,对老人们说:“说岔咧,说岔咧。”

  当年刘裕所建“思乡城”就在这里。王维搬来时,古城尚在,只是破落,柳树衰老,神采犹在。唐时从长安出发,经蓝田而南行至荆襄的一条道路通过这里,这里也是周转休息之地,商业应当还算繁华。

  近代以来这里是辋川一带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撤乡并镇前,这里是辋川乡政府所在地。

  可见老人们说《辋川集》是赶集,其实也是实情。

  我一直疑惑:王维既然买了宋之问此地的“蓝田山庄”,为何又跑到山脚下再建一个居所?是规模小不够用?还是不满意?两者是各自独立?还是扩大建设连为一体?

  张先生推测说,这里虽风景绝佳,但不够清净,王维母亲静修参禅,不愿意被人打扰,所以才又另选偏远的地方新建第二居所。两个居所各自独立,这个地方为王维和弟弟王缙居住休息,清源寺那个地方,为王维母亲参禅静修之所。

  我和张先生讨论,整个辋川都是王维的私人园林?还是只有这两个居所是王维私人产权?二十个景点是共有的自然景观还是王维私家园林的人造景观?

  我们都认为,以王维的财力、理念、做派,他都不可能把诺大一个辋川都圈为己有,建造园林。他真正私有的产权,就是这两个居所,再加上一些小型的竹林、花圃之类。

  《辋川集》所吟咏的二十个景点,大多数是散布于辋川各处的自然景观,被王维发现、命名、点化,引起大家注意。几个人工建筑如临湖厅等,也许就是王维出资建设的“公共建筑”。

  从王维的诗里,也可以看出,这里原本住着很多居民,他们“披衣倒屣且相见,相欢语笑衡门前”,王维与他们相处和睦亲密,不会赶走他们,圈地造园,去独享这份山水之乐。

  从孟城坳的第一居所,驱车到王维母亲静修并安葬的第二居所辋川镇白家坪村,两者相距五公里,且道路很不好走。由此可以推知,两处居所不会是扩建连为一体,而是各自独立。

  这里是辋川偏东南的飞云山麓一个山坳,居高临下,可以俯瞰整个川谷地带,又深藏不露,隐秘而封闭,是一个适宜闭关静修的绝佳处所。

  怪不得王维选择这里为母亲营建“草堂精舍”。

  也难怪五十年代“三线建设”时,一个涉密的军工企业“向阳公司”,也选择这里建厂。

  王维晚年上表皇帝舍庄为寺,把自己苦心经营的辋川别墅捐为“清源寺”(宋代又改名为“鹿苑寺”),王维和母亲都安葬于此。

  据《辋川志》记载,明代万里四十五年,蓝田县令沈国华激愤于王维的《辋川图》被粗制滥造的模仿,苦心求得陕西收藏家来复收藏的北宋郭忠恕的《辋川图》模本,用心寻找能工巧匠,完成《辋川图》石刻,镶嵌于鹿苑寺墙壁上,供人欣赏。

  张先生说,这些石刻《辋川图》,清代就收藏到别的库房。现在是蓝田县文物馆的镇馆之宝。

  《辋川志》记载,鹿苑寺旁有王维母子墓地,背依飞云岭,前临辋川河,占地约13亩。墓前有两个清代碑刻,一个是乾隆四十一年督邮程兆声所立,一个是当时的陕西巡抚毕沅所立。

  鹿苑寺前,原有一“王右丞祠”,始建于何年代,已不可考。《辋川志》只是记载了清乾隆四十六年和道光十五年,当地官员带头捐款并发动群众劝捐重建的事实。

  只可惜特殊年代的“三线建设”,选中了这块风水宝地,鹿苑寺、王右丞祠、墓地及墓碑等一律铲平。王维母子的墓地被压在新建的厂房下,“唐右丞王公维墓”的碑石,当作石料,砌在水洞里。

  向阳公司的大门紧闭,隔着大门栏栅,张先生指给我看王维和其母亲当年所安葬的大概地点。

  厂房外,一棵高大的银杏树枝繁叶茂,黄灿灿的树叶在蓝天白云的衬托和夕阳照射下,如油画般绚烂。

  树上悬挂西安市古树保护机构的标牌,树高26米,树围5.2米,树冠25米,树龄1200余年。

  树下立有一矮碑,上有“王维手植银杏树”字样。

  清代乾隆年间有个进士、翰林编修叫冯敏昌,他撰写的《重修蓝田鹿苑寺并王右丞祠碑》说,乾隆四十六年,重修鹿苑寺时,那棵“传为右丞手植而酷弊已久”的银杏树,“发秀重荣,开花再实……居人叹美,邑里称奇”。

  可见这棵古银杏,几经死生,大有来历,极具传奇。也是我们如今唯一能看到的“唐代遗物”了。

  银杏树旁边,又有一石碑,上刻《鹿苑寺》,背面有文字介绍,列为文物保护云云。

  站在古树旁边,回看夕阳残照下的辋川山水,令人感慨万端。当年自然风景绝佳、造园艺术高超的“辋川别墅”,已踪影全无。只有起伏的山峦勾勒出金色的曲线,如彩练当空,缠绕山间的公路似玉带在深秋的青翠中飘逸,川底平坦的河床上,辋水在草丛的掩没下默默流淌,偶尔裸露在夕阳下的河段,泛出闪烁的光芒。

  成群的花斑大蚊子开始热情接待我们,口口见血。

  也许,这蚊子也是懂唐诗的“蚊才”吧,急于向我们诉说辋川的故事。

[ 责编:宫辞 ]
阅读剩余全文(

相关阅读

您此时的心情

光明云投
新闻表情排行 /
  • 开心
     
    0
  • 难过
     
    0
  • 点赞
     
    0
  • 飘过
     
    0

视觉焦点

  • 安徽六安市启动第二轮核酸检测

  • 5·18国际博物馆日

独家策划

推荐阅读
黑河大天鹅河中休憩在甘肃省张掖市甘州区黑河流域乌江段,美丽的大天鹅在河湾中休憩。
2021-05-18 10:38
2021-05-18 10:30
2021年第十四届全国运动会7人制橄榄球项目资格赛(第一站)在江苏省宿迁市奥体中心体育场举行。
2021-05-17 14:39
5月15日,第七届全国青年科普创新实验暨作品大赛福建赛区复赛、首届福建省青年科普创新实验暨作品大赛在福建省科技馆举行。5月15日,第七届全国青年科普创新实验暨作品大赛福建赛区复赛、首届福建省青年科普创新实验暨作品大赛在福建省科技馆举行。
2021-05-17 10:12
当日,贵州省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丹寨县万达小镇在“第二届中国丹寨非遗周”中举办苗族盛装巡游、非遗歌舞展演活动。当日,贵州省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丹寨县万达小镇在“第二届中国丹寨非遗周”中举办苗族盛装巡游、非遗歌舞展演活动。
2021-05-17 09:40
目前,金沙江白鹤滩水电站建设进入冲刺阶段,库区水位已蓄至752.5米,首批发电机组引水管道已充水,计划5月25日水位蓄至765米;全部16台机组机电安装作业正在有序进行;大坝混凝土浇筑完成785.4万方,24个坝段到顶,计划5月底全部坝段到顶;地下厂房正在进行装修施工。
2021-05-17 09:35
伴随着推土机、挖掘机的轰鸣,16日10时16分,西藏自治区林芝市米林县派镇至墨脱县的派墨公路老虎嘴隧道贯通,比原计划工期提前228天,标志着历时近7年建设的派墨公路全线贯通。
2021-05-17 09:21
“深海一号”能源站是我国自主研发建造的十万吨级深水半潜式生产储油平台,现落位于地处海南岛东南陵水海域的“深海一号”(陵水17-2)气田。“深海一号”能源站是我国自主研发建造的十万吨级深水半潜式生产储油平台,现落位于地处海南岛东南陵水海域的“深海一号”(陵水17-2)气田。
2021-05-17 09:18
市民们参观特种机器人生产企业,领略科技新应用的独特魅力。
2021-05-16 13:49
2021年5月16日,山东省滨州市举办首届渤海职业技能大赛,342名选手参与竞赛。
2021-05-16 12:55
浙江省杭州市临安区天目山镇周云村,滚滚麦浪与青山、农房相映成景。
2021-05-16 00:05
第40届重庆市大学生书画大赛决赛在重庆大学举行,本届大赛共有来自川渝34所高校的150多名高校书画爱好者参加比赛。
2021-05-15 23:40
2021年5月14日,位于山东省日照的长城汽车日照生产基地焊接和组装车间自动化生产线忙生产赶订单。
2021-05-15 16:57
5月7日,首届“自然中国”林业生态摄影研讨会在内蒙古自治区鄂伦春自治旗毕拉河达尔滨湖国家森林公园举办。
2021-05-15 16:47
时下,日照市29万亩茶园迎来大面积采摘期。日照市属暖温带湿润季风气候,既是世界海岸绿茶的优势产区,也是我国纬度最高、面积最大的绿茶生产基地。特殊的地理环境使日照绿茶具有“叶片厚、耐冲泡、黄绿汤、板栗香”的品质特点。
2021-05-14 17:45
5月12日,“中国最美公路”评选和传播活动启动暨“最美公路发现大使”发布仪式在京启动。
2021-05-13 18:59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