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右上角微信好友

朋友圈

请使用浏览器分享功能进行分享

首页> 文荟频道> 专题专栏> 杨建平 > 正文

相安无事的“掰弯”

来源:光明网2021-02-24 16:44

调查问题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

  如果说岐王李隆范是王维的贵人,宰相张九龄是王维的恩人,那么奸相李林甫就是王维遇到的恶人,是他“掰弯”了王维的人生。

  李林甫就像王维头顶上的一片阴云,笼罩了他十七年。硬生生把一个热血青年挤压成“万事不关心”的隐者,把一个清高自诩的才子扭曲成“苦无出人智”的平庸小吏。

  王维从唐开元二十三年(公元735年)三十八岁担任右拾遗开始,到唐上元二年(公元761年)六十三岁病逝,在朝为官二十六年,其中三十八岁到五十四岁这十七年黄金壮年,在李林甫宰相的领导下为大唐工作。

  王维是贵族世家出身,头顶“状元”光环,又有诗、画、音乐、书法等才华加持,属于官场的清流名士,对圣君贤臣、开明政治,抱有满腔热忱,一股清高孤傲做派。

  李林甫是皇家血统,不学无术,常常念错别字。靠出身,靠关系,进入仕途。但此人擅长琢磨人心,善于见风使舵,也擅长“吏务”,有行政管理才能。他的绝活是“善刺上意”、“善养君欲”,当宰相,只管顺着皇帝心思,把皇帝想办的事办好,讨得皇帝欢心、宠信,至于社稷安危、人民幸福,且放一边。

  王维本是张九龄举荐的“红人”,张九龄又是李林甫的政敌。

  王维和李林甫,本就不是一路人,如今又站在两个阵营。

  当开元二十四年十一月,张九龄、裴耀卿同时被排挤罢相后,王维独立寒秋,在“口蜜腹剑”的李林甫手下“熬人”,其中艰难,可以想见。

  当时,王维在中书省担任右拾遗,属于“建言献策”“查漏补缺”的谏官角色。

  李林甫一当权,先把一帮“拾遗”、“补阙”的谏官言官召集起来训令:“明主在上,群臣将顺不暇,亦何所论?君等不见立仗马乎?终日无声,而饫三品刍豆;一鸣,则黜之矣。后虽不鸣,得乎?”(新唐书·李林甫传)意思就是说,当今圣上英明无比,我们群臣遵旨办事还未恐办不好,哪用得着我们多嘴多舌?你们看见朝堂外的立仗马没有?举行早朝时规规矩矩在那里站着,仪式结束,就可以享用三品的草料,一旦鸣叫,立马便会贬斥牵走。

  这番训话,王维身在其中,自知其堵塞言路、蒙蔽皇帝、独揽朝纲的险恶用心。

  接着,一个不听招呼的左补阙杜琎上书皇上,李林甫便杀鸡儆猴,把杜琎贬为下邽县令。

  看到同僚的下场,王维感到丝丝寒意冷彻骨髓。难道就这样“尸位素餐”,甘心当个立仗马?

  唐代的政治体制是三宰并行制。用钱穆先生的话说就是“汉宰相采用的是领袖制”,“唐代宰相则采用委员制”,中书省、门下省、尚书省的首长,共同行使宰相权利,遇事在政事堂举行联席会议。但到了李林甫担任中书令时,仗着唐玄宗的宠爱,骄横跋扈,在三宰中“一股独大”,其他宰相几乎成了摆设。尤其是张九龄一再反对从节度使入相的牛仙客,更是只有唯唯诺诺的奉迎。

  担任监察御史的周子谅,出于激愤,上书唐玄宗,指出牛仙客非宰相之才,身居高位,却不履行职责,只知道随声附和。唐玄宗对周子谅上书很不高兴,当庭责问时,周子谅又顶撞唐玄宗,被杖责四十大板后,仍坚持自己的意见指责牛仙客尸位素餐。

  被打得奄奄一息的周子谅全家被流放襄州,周子谅出长安不远就死在途中。

  这还没完,因为周子谅是张九龄当年举荐的官员,张九龄当宰相时又反对过牛仙客到朝廷任职。所以,李林甫乘机对唐玄宗说:周子谅是受张九龄幕后指使,状告牛仙客,顶撞圣上您。

  唐玄宗又迁怒张九龄,把他从尚书左丞相贬为荆州刺史。

  这一连串的重大事变,使盛唐政治由比较开明富有活力急速向昏暗沉闷滑落。正如《资治通鉴》所言:“自是朝廷之士,皆容身保位,无复直言。”

  王维在张九龄罢相后,坚定站在张九龄阵营,参加张九龄、裴耀卿、萧嵩、韩休等一帮大佬的聚会,并撰写《暮春太师左右丞相诸公于韦氏逍遥谷䜩集序》。

  唐玄宗就是认为张九龄、裴耀卿有结党之嫌,才罢免他二人的宰相,王维积极参加聚会,还大写特写宴游盛况,就是主动给自己贴上张九龄一派的标签。

  在周子谅杖责而亡,张九龄被认为是后台,再次被贬出京城,到荆州任刺史后,王维又写诗《寄荆州张丞相》,表达感恩和忠心。

  诗,可以写,恩,可以感,官,还要做。

  只是王维满腔的政治热情和远大政治抱负,已经烟消云散。

  王维自幼丧父,兄弟五个,他是长子。考进士,走仕途,当表率,是家人的期待,也是他自己的人生目标。所以,他虽然几次动了“归隐山林”的念头,也写了不少“禅饮山泉”的诗歌,但最终都没有彻底放归自己。

  他自己在朝为官,弟弟王缙也在朝为官,还有弟弟在地方为官,更有小弟弟等着进入仕途。他不敢因为自己得罪权臣,而让已经当官的弟弟受牵连,也不能拂袖而去,让还没有当官的弟弟们断了指望。他有许多放不下,舍不得。

  他做不到“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的耿直,拍案而起、勇于斗争。

  他也做不到“人生在世不称意,明朝散发弄扁舟”的潇洒,挂冠而去,归隐山林。

  他在权衡中隐忍,在等待中苦熬。

  他在探索亦官亦隐的心灵救赎。

  他在既不同流合污、也不彻底决裂中夹缝生存。

  不过,在李林甫这一方面,他对王维自有一番考量。

  李林甫虽然学术、文字水平差,没有学历,但也是绝顶聪明的官场高手。雄才大略的唐玄宗,并不好伺候,当了四十四年皇帝,前前后后换了二十五个宰相,最短的四个月,而任职时间最长的就是李林甫。

  能在唐玄宗手下当好十九年宰相,可不是吃素的。一个“口蜜腹剑”的成语,就是专门给李林甫量身订制,他“性阴密,忍诛杀,不见喜怒”,打击对手,从来不明火执仗,都是“阴计中伤之”。

  像王维这样才名远扬,皇帝都知道的人,又身处下层,对自己并无威胁,没有必要对其“动手动脚”直接打击。似乎还可以虚情假意的拉拢、示好,以装点自己的门面。

  况且,唐玄宗好大喜功,又喜欢卖弄文艺,常常要群臣应制作诗,自己没这个能耐,还不得有个“扛把子的”帮闲文人,陪皇帝高兴?那环顾朝廷上下王维就是最好人选。

  御用文人不可少,政治花瓶必须有,敌对阵营也要点缀使用以显示“宰相肚量”。

  所以,李林甫似乎并不计较王维的“张系色彩”,照样使用,只是让他离开核心部门中书省,让他以监察御史的身份代表朝廷出使河西慰劳边防军队。后来又让他改任殿中侍御史,出使桂州,知南选。天宝元年,王维转岗到门下省担任左补阙,当了三年不发一言的“立仗马”,值了三年的夜班,写了三年应制诗后,又以殿中侍御史的身份出使榆林、新秦边塞两郡。回来后又到兵部下属的库部多岗位锻炼,先后担任库部员外郎、库部郎中,从事军队后勤工作。

  从这些任职履历,可以看出,王维在李林甫手下,虽未受直接迫害,但也一直是“软挤兑”,让你在多岗位频繁调整中,无所作为,无所根基,最后边缘化。

  唐玄宗的骄奢淫逸,李林甫的阴云笼罩,朝政的日非一日,王维自己也日渐消沉,抱着“无可无不可”的态度,叫干啥就干啥,不卑不亢,无怨言、无牢骚,“应同罗汉无名欲”。

  王维和李林甫的关系史无明确记载,他们两个唯一的瓜葛,就是一首应制诗和一个亲信秘书。

  先说这首应制诗。那是天宝元年,唐玄宗拥着杨贵妃到骊山泡温泉,群臣扈从而至。皇帝写了新诗,群臣纷纷应制而作。新近特招的翰林李白当然率先写出称颂诗歌《侍从游宿温泉宫作》,作为宰相的李林甫也积极交出据说是秘书代写的应制诗《扈从温汤》。到了王维,他动了点心眼,他写了《和仆射晋公扈从温汤》。自贬身份,不敢直接应对皇帝的诗,只敢随着宰相的诗,附和一下。

  天子幸新丰,旌旗渭水东。

  寒山天仗外,温谷幔城中。

  奠玉群仙座,焚香太乙宫。

  出游逢牧马,罢猎见非熊。

  上宰无为化,明时太古同。

  灵芝三秀紫,陈粟万箱红。

  王礼尊儒教,天兵小战功。

  谋猷归哲匠,词赋属文宗。

  司谏方无阙,陈诗且未工。

  长吟吉甫颂,朝夕仰清风。

  这首诗在王维的众多应制诗里,平淡无奇。但由于是应和李林甫的,后世争议很大。有人据此说,王维已经卖身投靠李林甫。也有人说,李林甫身为宰相,上级交办的作业,下级官僚哪敢不写?卖身投靠,不足为凭!

  其实,一首诗,也能看出,王维自降身份,应制仆射,是对李林甫嫉贤妒能的提防式的恭敬;满篇中规中举的颂扬,也是言不由衷的应酬;尤其是对李林甫“谋犹归哲匠,词赋属文宗”的夸赞,是肉麻吹捧还是语带暗讽,很难分辨。一个文辞很差、常念错字的人,你夸赞他是大文豪、天下文宗,他不尴尬?其他人会不暗笑?

  再说这个亲信秘书。那就是李林甫身边大秘书苑咸。《新唐书·李林甫传》记载:“林甫无学术,发言陋鄙,闻者窃笑。善苑咸、郭慎微,使主书记。”

  苑咸是李林甫身边的红人,当时任中书舍人。此人素有文才,又喜欢梵文,与王维交易深厚,来往密切。双方互有诗词唱和,王维诗中有《苑舍人能书梵字兼达梵音皆曲尽其妙戏为之赠》《重酬苑郎中》,苑咸诗中有《酬王维》。苑咸诗中调侃王维“为文已变当时体,入用还推间气贤。应同罗汉无名欲,故作冯唐老岁年。”流露出对王维“不走门道,久不升迁”的同情,暗示可以帮忙。但王维却打哈哈“仙郎有意怜同舍,丞相无私断扫门”,婉拒了苑咸的好意,不走李林甫的“门道”。

  纵观李林甫当权的十七年,王维与其表面上相安无事,其实是各自心里都有芥蒂,各自都在疏离。王维个人的仕途官运、政治作为,平平淡淡,了无可圈可点之处。没有因错误受责罚,没有因功劳受奖励,无功无过而已。

  这十七年,王维在委屈地调整自己的姿势,以适应挤压和沉闷的政治气候。他也在努力与李林甫适应或者周旋,进行着保持距离的、不和谐的、不合拍的“合作”。

  政治的幻灭,官场的失意,也使王维的诗风大变。他的诗歌创作,从外部的建功立业的张扬开始走向内心的宁静冲和,从兼济天下开始转向独善其身。

  这一时期,王维诗歌创作,集中在三个方面发力:

  一是遵命写作了大量的宫廷应制诗,用自己高超的写作技巧和艺术手法,生动表现了盛唐气象和京城繁华,细致描画了唐代宫廷的生活场景,奠定了自己宫廷御用诗人的地位。

  二是走出京城、走向士兵、走向战场的出使边塞的特殊经历,成就了王维边塞诗创作高峰,使其成为唐代边塞诗的先驱。

  三是以隐者的心态站立朝堂,以无为的状态为官从政。为消解尘世烦恼、官场不平,他寄情山水,创作了大批物我两忘的山水田园诗歌,成为唐代山水田园诗的代表人物。

  十七年的官场挤压扭曲,使王维的心态已无昂扬奋发之初心。他的诗歌艺术成就,也是身世遭际、心灵苦疼的外化。就像一个盆景一样,外力的塑造,曲尽其美,生长的憋屈,筋骨的疼痛,只有自己知道。

  在外人眼里,王维的诗雍容华贵,清淡高雅,其实内心里都是泪。寄情山水,成了他逃避尘世苦恼出口,参禅打坐成了他心灵救赎的避风港。

[ 责编:宫辞 ]
阅读剩余全文(

相关阅读

您此时的心情

光明云投
新闻表情排行 /
  • 开心
     
    0
  • 难过
     
    0
  • 点赞
     
    0
  • 飘过
     
    0

视觉焦点

  • 安徽六安市启动第二轮核酸检测

  • 5·18国际博物馆日

独家策划

推荐阅读
黑河大天鹅河中休憩在甘肃省张掖市甘州区黑河流域乌江段,美丽的大天鹅在河湾中休憩。
2021-05-18 10:38
2021年第十四届全国运动会7人制橄榄球项目资格赛(第一站)在江苏省宿迁市奥体中心体育场举行。
2021-05-17 14:39
5月15日,第七届全国青年科普创新实验暨作品大赛福建赛区复赛、首届福建省青年科普创新实验暨作品大赛在福建省科技馆举行。5月15日,第七届全国青年科普创新实验暨作品大赛福建赛区复赛、首届福建省青年科普创新实验暨作品大赛在福建省科技馆举行。
2021-05-17 10:12
当日,贵州省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丹寨县万达小镇在“第二届中国丹寨非遗周”中举办苗族盛装巡游、非遗歌舞展演活动。当日,贵州省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丹寨县万达小镇在“第二届中国丹寨非遗周”中举办苗族盛装巡游、非遗歌舞展演活动。
2021-05-17 09:40
目前,金沙江白鹤滩水电站建设进入冲刺阶段,库区水位已蓄至752.5米,首批发电机组引水管道已充水,计划5月25日水位蓄至765米;全部16台机组机电安装作业正在有序进行;大坝混凝土浇筑完成785.4万方,24个坝段到顶,计划5月底全部坝段到顶;地下厂房正在进行装修施工。
2021-05-17 09:35
伴随着推土机、挖掘机的轰鸣,16日10时16分,西藏自治区林芝市米林县派镇至墨脱县的派墨公路老虎嘴隧道贯通,比原计划工期提前228天,标志着历时近7年建设的派墨公路全线贯通。
2021-05-17 09:21
“深海一号”能源站是我国自主研发建造的十万吨级深水半潜式生产储油平台,现落位于地处海南岛东南陵水海域的“深海一号”(陵水17-2)气田。“深海一号”能源站是我国自主研发建造的十万吨级深水半潜式生产储油平台,现落位于地处海南岛东南陵水海域的“深海一号”(陵水17-2)气田。
2021-05-17 09:18
市民们参观特种机器人生产企业,领略科技新应用的独特魅力。
2021-05-16 13:49
2021年5月16日,山东省滨州市举办首届渤海职业技能大赛,342名选手参与竞赛。
2021-05-16 12:55
浙江省杭州市临安区天目山镇周云村,滚滚麦浪与青山、农房相映成景。
2021-05-16 00:05
第40届重庆市大学生书画大赛决赛在重庆大学举行,本届大赛共有来自川渝34所高校的150多名高校书画爱好者参加比赛。
2021-05-15 23:40
2021年5月14日,位于山东省日照的长城汽车日照生产基地焊接和组装车间自动化生产线忙生产赶订单。
2021-05-15 16:57
5月7日,首届“自然中国”林业生态摄影研讨会在内蒙古自治区鄂伦春自治旗毕拉河达尔滨湖国家森林公园举办。
2021-05-15 16:47
时下,日照市29万亩茶园迎来大面积采摘期。日照市属暖温带湿润季风气候,既是世界海岸绿茶的优势产区,也是我国纬度最高、面积最大的绿茶生产基地。特殊的地理环境使日照绿茶具有“叶片厚、耐冲泡、黄绿汤、板栗香”的品质特点。
2021-05-14 17:45
5月12日,“中国最美公路”评选和传播活动启动暨“最美公路发现大使”发布仪式在京启动。
2021-05-13 18:59
第三届中国(日照)杜鹃花节上共展出来自德国、荷兰、比利时、日本等10个国家的200多种杜鹃花在这里争奇斗艳,让游客尽享杜鹃花七彩缤纷的视觉盛宴。
2021-05-13 15:18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