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右上角微信好友

朋友圈

请使用浏览器分享功能进行分享

首页> 文荟频道> 今日推荐 > 正文

“金史”的读法

来源:文汇报2022-12-13 10:01

  金 武元直《赤壁图》(局部) 现藏台北故宫博物院

  陈晓伟

  《金史》是元末纂修的官修纪传体金代史,全书共135卷,附《国语解》1卷。从体量来看,它在宋辽金三史中“比上不足、比下有余”,而在编纂质量方面素有“良史”之称,正如《四库全书总目》评价云,“在三史之中,独为最善”。

  与之相对的,便是《金史》纂修所展现问题的空间亦比较有限。不过,随着清代以来学者的接续努力,问题逐步浮现。系统校勘《金史》工作,始于钱大昕《廿二史考异》,成于清末施国祁耗毕生之功著成《金史详校》(10卷),是为校勘学的杰作。施国祁总结了《金史》“总裁失检”“颠倒年月”“附传非例”等十八种问题。迨至民国时期张元济百衲本《金史校勘记》再度提升品质。在此基础上,中华书局点校本(1974年)、修订本(2020年)遵循现代古籍整理规范,全面校史,最终形成了今天最便于利用的《金史》版本。

  有了这些杰出的成果,是否就究极完备了呢?我想说,目前,关于《金史》最基本的取材、版本流传、整理校勘等关键性问题,尚有值得反思与探讨之处。而对于过往“校勘记”的检视,正是切入以上问题的关键角度。

  先举两个例子,至正初刻本《金史》卷一二八《循吏传》中“河津縣鼎臣”被点校者误改作“河津孫鼎臣”,他们根据的其实是南监本,是因该版本不识“县”这个罕见姓氏而妄自改字。《金史·地理志》“西南路招讨司”“西北路招讨司”之辨,点校本直接采用施国祁的意见,径改正文,这些都是校勘记的失误。

  我在标题里给“金史”打引号,也是为了提醒大家,于史文之外,还要多关注校勘记,要认识到你读的这个史实际上不是一部单纯的文献著作,书中含有很多极精细的研究,凝聚了历代学者的心血。

  “单线发展”的《金史》版本

  现代古籍整理的规范,一般遵循陈垣先生“校法四例”的原则:对校、本校、他校、理校;工作流程遵循选择底本(工作本),选出数种参校本,再结合本校、他校等方法展开。

  我们先来谈谈版本的问题。一部著作的版本,大致可分为两种情况:一是版本多元,也就是有不止一个来源,如《圣武亲征录》《南村辍耕录》等。遇到这样类型的古籍,就应在坚持底本原则的前提下,互校诸本异文,虽然要取最优者,但是他本讹字仍有体现版本流传线索与分化系统的价值。

  另一种情况则是有一本祖本和其他衍生版本,如《金史》《辽史》等。也就是说,其版本情况是一种单线流程,需要充分尊重初刻本或最早期版本,而对后期诸本谨慎利用。

  学界以往对于《金史》版本传承关系的认知是:至正初刻本→嘉靖南监本→万历北监本→乾隆殿本→道光殿本→江苏书局本。南监本流传很广,但这个版本到底好不好呢?和初刻本的关系到底是什么样呢?

  日本学者尾崎康认为两者是直接传承,而傅乐焕先生则认为,南、北监本为至正本的间接翻刻本,惜其未展开讨论。直到2016年任文彪博士对《金史》的版本进行全面调查,提出“南监本的异文大部分是雕刊时新出现的,而非源自其底本”,由此指向了洪武覆刻本,且该本有前印本和后印本的线索。

  我们来看一个例子,又是和姓氏有关。《金史》卷六一《交聘表中》,西夏栏谓大定十二年十二月癸亥:“夏殿前太尉罔荣忠、枢密直学士严立本等谢横赐。”修订本新校第十九条:“罔荣忠。南监本、北监本、殿本、局本、《西夏书事》卷三八并作‘周荣忠’。”我们通过对比可以看到,此卷百衲本影印至正初刻本“罔”字版刻极清晰,国图丙本覆刻本上这个字仍能辨认一二,再到补刻甲本、乙本的时候,字形已经模糊不堪,而南监本依据后者翻刻,结果却将这个字辨识成了“周”。

  实际上,“罔”是西夏常见姓氏,检本书《交聘表》大定二十年三月癸丑条“罔进忠”及十二月丙午条“罔永德”、明昌三年(1192)八月丁卯条“罔敦信”、泰和六年(1206)正月乙丑“罔佐执中”均可参证。

  还有不少事例可以证明,洪武覆刻本是一个“高仿”,其版本价值非常重要,它的位置当在初刻本和南监本之间。

  《金史》的这种单线传递形式,决定了校勘此书时须最大力度遵从祖本原貌、纠正版本流传过程中产生的讹误,而对于各种衍生版本和初刻本间所见异文,则要审慎对待。在《金史》点校过程中,傅乐焕先生的校勘尺度总体较为允当,以百衲本作为底本亦妥帖。但百衲本影印时候的描润问题比较严重,若把影印本与其所据底本覆核比堪,就能看出描润所造成的弊病。

  《金史》是依据《金史稿》纂修的吗

  那么,文献整理与正史探源的关系是怎样的?是不是要有充分的研究,才能开始整理点校呢?这其实还是要因书而异。你如果整理的是大型文献,要把它彻底研究透了然后再点校的话,那可能就要退休了。

  而对于书部头很小的辽金元史,则可以做全面的史源研究,这于点校极有裨益。实践证明,厘清史源和编纂思路,有助于我们拿捏好文献校勘的尺度与标准,真正解释文献的问题所在。具体到《金史》,其诸表、志、传不是一个孤立的个体,据此钩沉出文献传承的脉络,重新审查元朝史官的纂修工作,可以进一步整合出多条线索,从而深入了解《金史》成书过程中的诸多细节。

  学界历来主张,《金史》纂修是以元世祖时王鹗所修《金史稿》为底本,其根据是《玉堂嘉话》所载王鹗《金史大略》和元初王鹗的修史活动。不过,王鹗是否真的做了这项工作呢?

  实际上,从当下对《金史》各部分的史源梳理来看,元末修史最便于利用的就是“金实录”,经过加工整合,分门别类,只需要将编年体改为纪传体即成;若中间经历一道王鹗《金史稿》二次改编,则颇为周折。当然这一问题远不是定论,还会继续争论下去,但有一点是肯定的,王鹗《金史稿》为元修《金史》蓝本这个说法并不是一个天然前提,而应视为有待验证的假说,需要拿出过硬的证据。

  仅就目前我们所作工作来看,可以对《金史》底本来源做出这样的判断:本纪、《世纪补》《天文志》《五行志》《河渠志》《兵志》《刑志》《食货志》《宗室表》《交聘表》及列传等均以实录为基础修成,其余《地理志》《礼志》《选举志》《百官志》等内容除了采摭专题典志文献外,也大量摘编了实录内容,“金实录”应是《金史》纂修最为重要的史料来源。

  “时时抬头看,心中有蓝图”

  随着二十四史修订工作的开展,在对史料渊源的探求中,诸家都在实践中逐步总结经验与教训,校勘理念日渐成熟与深化,其中“同源校勘”成为一种共识观念。

  孟彦弘以修订本《隋书》为例,提出“本校、他校的前提,是所校者确系同一史源。切忌用本校、他校的手段,将不同的记载‘统一’成为相同的记载。倘如此,那无异于校书而书亡了”。就《金史》而言,我们需要关注各类文献进入《金史》系统的条条路径,特别是经过史官编纂之后文本信息的讹变,揭示问题之症结,知其然且有能力解释其所以然。

  我们今天通过大量案例可以看出,元代史官编纂《金史》人物本传及取材,可能有以下三类模式:通检金朝实录,从中于诸臣薨年条下单独摘出附传,大致按时间编排;与此同时,根据专题分门别类,部分作成正史类传(如《世戚传》《逆臣传》《文艺传》等)和父子从传;此详细爬梳实录过程中,分条签出见于书中拟设立本传的人物诸条目,再与原有小传糅合,最后编进传文记载中。对于那些无附传且事迹较多者,同样也是诸条拼合史料,根据时间次序,最后整合出新的篇什。

  于是就会出现这样的情况:不同史官从同一种实录条目摘抄史料时,把同名者不加辨析地分别写进本传,结果出现《金史》不同卷内容大段重复的情况。这就是在探求史料渊源中的一个发现。

  另外,我们在做正史校勘的时候,心中要有文献系统的意识。以《交聘表》为例,宋的《三朝北盟会编》是不宜拿来校证《金史》载双方使节情况的。因为,《金史》所本的《太祖实录》记交聘事是采据宋、金两朝文移改编,此为金朝外交文书体系;而《会编》的相关纪事是根据宋使行程录编写,史料来源和权威性值得推敲。从根本上说,这是两套不同话语体系下的历史叙事,两个不同文献系统的史料,是不能相互勘正的。

  最后从文本年代的角度来看,《金史》文献的组合方式是很多元的,不同的时段、不同的地域,很有可能被压缩,在还原祖本面貌之前,我们还要面临《金史》编纂的错位问题。

  总之,文献整理这类基础工作虽然是“搬砖头”的“体力活儿”,但是也要“时时抬头看,心中有蓝图”,这样才能从文本细节出发,解决有意义的历史问题,甚至对一些重大传统议题展开重新检讨。这将是我们下一步的目标。

  (作者为复旦大学历史学系青年研究员)

[ 责编:曾震宇 ]
阅读剩余全文(

相关阅读

您此时的心情

光明云投
新闻表情排行 /
  • 开心
     
    0
  • 难过
     
    0
  • 点赞
     
    0
  • 飘过
     
    0

视觉焦点

  • 我的开工第一单

  • 南铁迎来返程客流高峰

独家策划

推荐阅读
素有“魔鬼城”之称的大同土林,是经过数万年第四系上更新统马兰组和第四系下更新统泥河湾组共同演变形成的奇特地质地貌。
2023-01-28 17:31
2023年1月26日,福建省福州市非遗展示馆,畲族演员现场舞蹈展演。该展示馆推出了畲族非遗、传统纺织技艺、现场舞蹈展演等迎新春活动,邀市民、游客共庆新春佳节。
2023-01-27 07:52
2023年1月24日,浙江省台州市临海市紫阳古街热闹非凡,吸引了广大市民和游客前来观光游览,乐享春节假期
2023-01-27 07:47
内蒙古乌兰察布:雪后火山别样美
2023-01-25 16:37
兔年的中国“味道”
2023-01-24 17:12
欢乐的节日
2023-01-23 17:40
2023年1月21日,祁连山国家公园甘肃省张掖段肃南片区雪后美景。一场降雪过后,祁连山国家公园甘肃省张掖段肃南片区,远处的巍峨祁连山脉被皑皑白雪层层包裹,苍松翠柏,矗立其间,雪后草原,分外妖娆。
2023-01-23 11:22
2023年1月19日,雪霁初晴的甘肃省张掖七彩丹霞景区,在晨光照耀下,丹山沟壑明暗鲜明、韵律奇妙、唯美如画。
2023-01-20 09:31
2023年1月18日,郑州北车辆段熔接工正在对货车车辆配件进行切割作业。
2023-01-19 10:03
2023年1月17日晚,山西省运城市“关公故里中国年”盐湖七彩灯会在河东池盐文化博览园中禁门广场举行
2023-01-18 09:54
 2023年1月15日,全球首架C919国产大飞机抵达青岛胶东国际机场进行验证飞行。
2023-01-16 18:36
2023年1月14日,“一眼千万年——世界琥珀艺术展”在广东省博物馆开展。该展精选700余件琥珀原矿、虫珀、植物珀、琥珀雕件、琥珀饰品、琥珀文物和琥珀艺术品,配合馆藏动植物标本,讲述琥珀的形成、分布、分类等有关科学和人文知识。
2023-01-16 10:25
2023年1月15日,云南省红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蒙自市花卉市场品种繁多,购销两旺,不少市民到这里选购鲜花,迎接新春佳节的到来。
2023-01-16 09:21
2023年1月13日,江西省吉安市吉州区庐陵文化生态园色彩斑斓,呈现出赏心悦目的冬日美景。
2023-01-15 10:46
2023年1月12日,安徽省马鞍山市雨山区人武部依据《军队功勋荣誉表彰条例》,联合军地有关单位举行“送立功喜报”仪式,向二等功臣江伟家送去“二等功之家牌匾”、立功喜报和立功奖励金,营造了“崇尚荣誉 建功军营”的浓厚氛围。
2023-01-13 11:26
2023年1月12日,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22年全年全国居民消费价格指数(CPI)比上年上涨2.0%。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指数(PPI)比上年上涨4.1%。从12月份当月看,CPI同比上涨1.8%,涨幅比上月扩大0.2个百分点;PPI同比下降0.7%,降幅比上月收窄0.6个百分点。
2023-01-12 17:45
2023年1月11日凌晨,中国铁路郑州局集团有限公司干部职工利用高铁“天窗”,对济郑高铁郑州万滩黄河公铁大桥进行全面检查养护作业
2023-01-12 10:19
2023年1月9日,游客在重庆市沙坪坝区的磁器口古镇游览。春节将至,千年古镇磁器口景区,熙来攘往、游人如织
2023-01-12 10:16
2023年1月10日,在湖南省郴州市安仁县,南华大学第一临床学院的研究生开展送医送药下乡的志愿者活动,他们走村串户给当地老百姓检查血压、血氧饱和度,开展义诊服务,送去健康关怀。
2023-01-11 10:19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