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 “乡村记忆”系列:婶子“水上漂”

    我这位小婶子,人长得苗条秀气,走路步态轻盈而快速,就像旧戏舞台上旦角的台步一样,节奏轻快飘逸,恰似那种水上漂的感觉。所以,我的娘娘和婶婶们就给她起了这个绰号。

    2018-10-10
  • “乡村记忆”系列:十碗席

    本来就是奔着那十碗席去的,眼看着香喷喷的肉菜,却不吃,走啦。我们几个小孩子委屈的哭着被大人连拉带拽的往家走。雪花飘着,肚子饿着,眼泪流着,一路上大人们骂骂咧咧,又互相埋怨。

    2018-10-10
  • “乡村记忆”系列:我家住在黄土高坡

    好久以前,一首非常流行的摇滚歌曲《我家住在黄土高坡》,唱的许多人 都粗狂得似西北壮汉。当时听这歌就梦回老家那个洒满梨花月影的地坑院。

    2018-10-10
  • “乡村记忆”系列:乡村琴师

    文化馆的老师,吃惊的看着我的师傅,迟疑半天,开始用“里格隆”教练我的师傅,结果师傅很快就学会了他所要教的一切。这,很让文化馆的老师大跌眼镜,他很惊叹师傅的天资悟性,又很惋惜师傅的文盲身份。

    2018-10-10
  • “乡村记忆”系列:你妈咋就烧恁狠?

    我们村里没有像样的大夫,但临近的富村有一位知名郎中,人称“张老三”。我小时候曾经见他骑着自行车——我们都叫它洋车,四乡八村地跑着“治病救人”。身上一个医药箱,里面听诊器、温度计、血压计、注射针管、纱布、胶布、镊子、银针一应俱全,还有常用的药品。

    2018-09-19
  • “乡村记忆”系列:不能吃肉

    我生长于物质困乏的时代,吃肉、吃白面馍馍,是梦寐以求的事。农家里除了过年能吃点肉,其它时间连腥味有时也难闻一闻。我们那里,有个风俗,孩子大了要订婚,订婚仪式很隆重,男方家族要选派德高望重的人士带着聘礼,到女方家里下聘订婚。

    2018-09-19
  • “乡村记忆”系列:最美女教师

    小学是几孔破窑洞,土台子上架着一块大木板就是课桌,同学们都是从家里拿来参差不齐的板凳。一条长木板上爬满了土头土脑的小孩子。老师也都是村里能识文断字的各色人等,老老少少。二年级时,学校里最漂亮的女教师崔老师当了我的班主任,教我们语文。

    2018-09-19
  • “乡村记忆”系列:一个叫葡萄的女人

    今年清明回老家上坟祭祖,在往坟地去的路上,经过一个苹果园,苹果园旁边有一个低矮的小房子。我们已经走过,忽然一个女人从那低矮的小房子里一边喊着我的乳名,一边奔过来。惊回首,奥,这是我的“葡萄嫂子”。她用她那黑瘦的双手紧紧拉着我,问我啥时候从北京回来?

    2018-09-19
  • “乡村记忆”系列:姑奶本是上海人(下)

    一场风波很快过去。所有人都不再提起根丝儿姑奶的身世。在班里,我能看出她眼神里的疑惑还有怕被别人捅破的担心。本就学习不好,加之有此心思分心,她的学习成绩就每况愈下。为了应付作业和考试,她常常向我要作业抄,我想帮她又无能为力。

    2018-09-19
  • “乡村记忆”系列:姑奶本是上海人(上)

    根丝儿姑奶,是四老爷的独生女儿,是我最小的姑奶,比我才大两岁,上小学,我们俩一个班。根丝儿姑奶,也是我最漂亮的姑奶,肤色白皙干净,脸盘身材都无可挑剔,尤其是那双眼睛,又大又黑水灵灵,睫毛也长而上翘。

    2018-09-19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